605. 得尝所愿

作品:《我的25岁总裁老婆

    张浩和岑谷的对话,汤哲自然是一字不落地听在了耳朵里,借着去洗手间的时间,才有机会拿出来手机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短短五个字的短信,发送于两分钟前。也就是张浩扔掉耳麦的时间。

    汤哲松了一口气,让他一个人面对这个想要拉拢自己的贾岩,还是在张浩已经知道的情况之下,压力大得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稍作整理,汤哲深吸一口气,走出了洗手间。然而一出来,就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。

    包间里,是有自己的独卫的,根本用不着出去找。

    汤哲出来第一眼看到的,就是张浩和贾岩笑着握手的场面。

    而在张浩身后,保安部门的两个队长喘着便装,一左一右地站着。

    “张总,没想到你也在这里,真是幸会啊。”贾岩笑得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。”张浩用力摇晃贾岩的手,极为热情道:“贾总,能遇上你真是太巧了,今天一定要好好喝点。”

    听到喝酒,贾岩一下就苦了脸,道:“张总,您就放过我吧,您想玩夜场我都陪您去,可是这喝酒,我是真的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看我把上次的事儿都给忘了,贾总胃不好,不能喝酒。”张浩叹了一口气,遗憾道:“那我也不勉强,今儿能遇上就是缘分,咱们就拼个桌,贾总这总不会拒绝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,张总请坐。”贾岩笑着一伸手,直接让出了自己原本的主位。

    “哟,汤副总,你出来了?赶紧过来吧,今儿贾总请客,我们可千万不能不给面子。”张浩笑着朝愣在洗手间门口的汤哲招手道。

    黑皮和牛头两人已经自觉的在旁边找好位置,牛头更是一眨不眨地望着桌上的菜,又眼巴巴地看看张浩。

    看那模样,等着张浩招呼一声,能直接上筷子把整个桌子给扫荡干净。

    待得汤哲落座,五个人坐齐全了,张浩忙伸出手来,举起了杯子,看着贾岩道:“贾总,咱们就以茶代酒,敬一杯咱们都能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都能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贾岩顿时错愕,但立刻又笑了起来,手指摩挲着杯子道:“张总,咱们也是第三次见面了,以前的事情就当是扯平了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如何。”张浩面色不改,道:“我跟你无冤无仇,没什么可扯平的。”

    贾岩这下有些不明白了,张浩这到底是什么个意思?

    “贾总您不必猜了,你那一套绵绵针的我不习惯,咱们就敞开天窗说亮话。”张浩淡淡笑着,看着贾岩道:“汤哲是合作社的副总,您单独请他来吃饭存的什么心思我们都知道,是我让他来的。”

    贾岩脸色僵硬脸一下,随即安稳坐下,笑眯眯地看着张浩和汤哲两人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给你准备了不少东西,还想今天能套点话出来的。”张浩遗憾道:“可惜被酒店的人给发现了,什么都没查出来,反而还丢了人,贾总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吧。”

    贾岩笑着点点头,晃了晃自己的手机,和声道:“张总,你大可不必对我抱有这么大地敌意,我请汤副总吃饭,并非如你所想那般,我可不是那般卑劣之人。”

    张浩内心冷笑,面上却是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的确,卑劣远不足以形容这个人,那些凶残至极的事情,怎么能是一个卑劣就能一笔带过的?

    贾岩笑着从一旁的包里抽出了一份文件,弯腰放在了张浩面前,道:“张总,你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合作意向书”

    五个老大的字晃进张浩眼里,格外刺眼。

    “收买别人的人并不是什么聪明的举措,主动收买来的人,只能算是一次性的消耗品。但汤副总显然不是,我自认没有这样地能力能让汤副总背弃合作社转投我长贯,也不会去白费那功夫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贾岩幽幽叹了口气,面露愁色,好似心里受了伤一般。

    这要是个女人或者任何其他人,露出这样的表情来,大概真的能激起人的同情心来,但张浩显然没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甚至牛头和黑皮也直接无视了贾岩这般幽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贾岩苦笑一声,道:“张总,您对我第一印象就很是不满,我明白。但公归公,私归私,我还是希望能跟合作社达成合作关系。我知道直接找你你肯定不会同意,就想着让汤副总去和你商量商量,总比我跟你说要有分量得多。”

    贾岩语气真诚,脸色动容,瞥向汤哲的那一眼直接让汤哲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“汤副总,今天我在‘好望谷’设宴请你前来,确实目的不那么纯粹,是想拜托您帮忙,没想到事情搞砸了,实在抱歉。”贾岩歉疚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汤哲左右看看,张浩是一脸冷淡地看着贾岩,黑皮是一脸鄙视地看着贾岩,而剩下的一个牛头则是满脸渴望地看着……烤羊排……

    “道歉就不必了。”张浩冷漠地一抬手,切断了汤哲的尾音,看着贾岩道:“贾总,您现在可以直接跟我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愿意听我一言,共同合作?”贾岩惊喜道。

    张浩微微一笑,翻起了这份“合作意向书”,道:“为什么不愿意?只是听一听,难道我在您眼里有这么不耐烦吗?”

    贾岩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张总先看看,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可以再行商量。”

    张浩眼睛盯着意向书,一边确实伸出手来,给牛头夹了一筷子羊排。

    牛头顿时眼神发亮地看着张浩。

    “放开吃,不够再点,大酒店我们也吃得起,别饿着自己。”张浩笑道。

    牛头嘿嘿笑了笑,一口白牙闪了闪,转脸就闷进了羊排里。

    贾岩眼神深了几分,这儿在场的四个人,明显只有张浩对这种地方出入自如,就连汤哲,也显得过分郑重了一些,而另两个,一看就知道并不是会出入这些高档酒店的人,尤其是那大块头,吃起东西来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但这三人,都有一个共同点。

    他们很听话。

    作为手下人,听话就已经够了。

    张浩并没有一点理会贾岩的意思,一边仔细翻着“意向书”,一边还有空给牛头和黑皮一人倒了一杯茶水。

    随后自己也倒了杯水,慢悠悠地边喝边看。

    张浩不着急,贾岩也不着急,汤哲也努力告诉自己不能着急。

    于是,就只剩下牛头和黑皮两人在吃东西,一个是狼吞虎咽地恨不得吞下舌头,一个是不急不忙地尝尝大饭店的手艺,顺便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等到牛头最后一根羊排吃完,桌上也已经空空荡荡之后,张浩恰好最后一页看完,合上了文件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吗?”张浩问道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,好吃。”牛头点点头,一脸满足地傻笑,末了,又补充一句:“酒店里最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张浩微微一笑,道:“吃饱了记得谢谢贾总请客。”

    牛头摸了摸脑袋,看向贾岩的神色怕,颇有些怪异,好似并不情愿,但还是郑重地点头道:“谢谢贾总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没别的事情我们可以走了。”张浩说着就直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张总。”贾岩苦笑一声,跟着起了身,无奈道:“您好歹给个准话吧,是要考虑考虑呢,还是不考虑呢?”

    张浩想了想,道:“既然贾总都这么说了,我说不考虑好像有点太过分了,这样吧,我回去考虑考虑,下周再给您答复。”

    贾岩好脾气地点点头,微笑道:“张总,希望您不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?”张浩疑问道:“我为什么会后悔?咱们就算不能都得偿所愿,也总有一个能得偿所愿吧。”

    贾岩微微眯了眼,低头摸出一副没有镜片的眼镜框来戴上,看向张浩笑着说道:“那倒也是,就是不知道咱们谁能得偿所愿了。不过张总,在一亩三分地,我还从来没有被人逼得这么狼狈过,但也从来没有输过。”

    张浩微微一笑,道:“贾总,您很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不自信?”

    张浩朝着贾岩的方向凑近了一些,笑道:“贾总,要是没有光标的话,您还能不能如此自信呢?”

    贾岩脸色有瞬间的僵硬,只短短一瞬间,但却被专注盯着贾岩的张浩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开玩笑的。”张浩笑着伸出手搭上贾岩的肩膀轻拍了两下,道:“像贾总这样体面的市优秀企业家,怎么会和那种人扯上关系呢?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什么光标,张总您可别搞错了。”贾岩不动声色说道。

    越是这种时候,越是要保持冷静,尽管大家心知肚明,但摆上了台面,做成了证据,又得另说了。

    “贾总确实很警惕,希望您回去之后还能联系得上光标吧。”张浩微微笑道。

    言罢,张浩挥了挥手,三个人紧随其后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贾岩的手插在口袋里,紧紧握着手机,但就是没有勇气拿出来。

    既然能带着耳麦进来,谁又知道会不会还装了摄像机,留下了录音器?

    贾岩深吸了几口气,稳住心神,保持着单手插袋的姿势坐上了电梯,下楼,直到上了自己的车,才敢掏出电话。

    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