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8章 误会大了,林天扬摊上事了

作品:《女总裁的透视兵王

    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慕小小对林天扬还是有好感的,他是个风趣霸道充满了安全感的男人。

    但凡女人遇上此类男人,都有一种天然的依赖感,情不自禁的爱上。

    冷冷的夜,温暖的床,孤男寡女一个被窝,彼此还都不讨厌,如果不发生些什么,好像有些说不过去!

    “不行,这是姐姐的另一半,不能有这种歪想法。”

    犹自想着,慕小小就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林天扬怕她摔倒,握着她的小手,直到进了被窝才放开。

    他依旧和她拉开一段距离,没有过分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,鸭绒被虽然厚实暖和,但身下却是竹板床。

    慕小小是睡席木思长大的,压根就不适应农村的环境,一时间感觉双腿和脚丫冷冰冰的,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尤其是白天崴脚的脚踝,更是隐隐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猛然间坐了起来,用力的捏着脚踝。

    “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舒缓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天扬无奈的笑,坐起来用温暖的大手按摩她的足踝,几下就缓解了疼痛,一两分钟就没有了痛感,还挺舒服。

    “黎明前的温度是最低的,一会天亮就好了,忍耐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我一着凉就会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看着外面隐隐的月光,慕小小忽闪着大眼睛,十分无助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多穿两件衣服,裹紧被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天扬打了个哈欠,一脸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慕小小在林天扬的帮助下完成了这项工作,再次睡下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鸭绒被散开,她又感觉不舒服,迷糊之中用脚踢了一下林天扬,脚丫挨上他滚热的小腿,感觉无比的温暖。

    感受到了热源,她迷糊之中忘记身在何处,凭着本能靠拢过去,像只小猫一样窝在林天扬的怀里,酣然入梦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黑暗中,林天扬鼻子嗅到了一丝幽香,茫然的睁开了眼睛,看了一眼怀里的慕小小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有多少女人在他的怀中这样酣然入睡,但如今已然成为回忆。

    过去的一切都是回忆,林天扬不愿再去想起,他这次回到华夏,一切重新开始。

    林天扬闭上了眼睛,把被子裹得严实些,他不冷,只是怕慕小小会冷。

    虽然慕小小很漂亮,但林天扬却有着自己的底线。

    若是……置慕婉晴于何地?

    胡思乱想着,他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,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
    炮火纷飞,枪林弹雨。

    林天扬和几个龙之心特战团的特战队员在树林中穿插,不时有炮弹落在身边,轰然作响,弹片飞溅。

    “老大,马上就拿下这个碉堡了,掩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大,一旦占领敌人的堡垒,咱们就好好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天扬点头:“好,到时候我就请你们去乐呵一下。”

    特战队员们高兴点头,前面就是目标,只要冲上去几颗手雷丢下去,就圆满了。

    突然,一些平民一样的人物从碉堡里逃跑出来,但立刻被碉堡中的敌军扫射,鲜血流了一地,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几个特战队员以为没有威胁,迅速迫近。

    平民突然冷笑,从后腰拔出手枪,将几个近在咫尺毫无防备的特战队员爆头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被爆头的特战队员转头看着林天扬,脑袋少了一半,眼中满是疑惑和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…下辈子……再做兄……”

    他就这么倒下了,带着没说完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大虎!”

    一声大喊,林天扬坐起,窗外月色如水,他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了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慕小小吓得一激灵,连忙坐起,小手擦着他脸上的泪水,试了试他的额头,面色疑惑:“怎么,做噩梦了吗?”

    “罗洪,你这个叛徒”

    林天扬盯着慕小小,她的温柔化作罗洪的阴笑。

    要不是罗洪那次拖延战机,兄弟们也不会死这么多……

    一股怒气陡然从林天扬胸中腾起,出手如电,狠狠的掐住了慕小小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罗洪,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你放开我,什么罗红罗绿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尖叫之后,慕小小感觉自己呼吸困难,就要死了一样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林天扬终于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唐突佳人,立刻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慕小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心有余悸的瞪了林天扬一眼,而后捂着被子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我回去就告诉姐姐,你欺负我,大坏蛋。”

    这尼玛。

    林天扬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点上一根烟,在那里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直到临近天明的时候,他才幽幽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鸡给给……

    雄鸡鸣晓,眼光透过窗户抚摸着林天扬的脸,他迷蒙的醒来,望着茅草的屋顶发呆。

    昨夜的一切,好像是一场可怕的幻梦,现在梦醒了,兄弟们的确已经死了,逝者已逝。

    但罪魁祸首--罗洪,还在!

    哼,这老小子千万别被自己抓住什么把柄,不然的话,让他牢底坐穿,一辈子捡肥皂,方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生活还要继续,现实还要面对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小小呢?”

    林天扬茫然四顾,却没有了慕小小的身影,只是若有若无的那抹幽香,代表着她存在过。

    尼玛,这下子误会大了,老子摊上大事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一定会告状,也不知亲亲老婆慕婉晴会作何感想?

    会不会打屎老子?

    算了,人死卵朝天,不是万万年,不就是和小姨子的那点事吗,怕个鸟。

    索性一个鲤鱼打挺,林天扬直接蹦了起来,飞快洗漱一下,整理好被子,出门方便一下。

    叶雪的雨燕还在,慕小小的法拉利已经不见了,村边的水泥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来时是三个人来,走时是慕小小一个人走。

    林天扬非常佩服她的倔强劲,昨天才崴的脚,今天就敢自己开车,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打了慕小小的手机,没人接。

    于是吩咐了打电话给胡彪,让他派人沿途保护慕小小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农村人起早贪晚,这个时间已经起来做饭,已经有人出行。林天扬遇到了两三个村里人,他和对方打招呼,对方答应一声,过后挠头皮不知道他是谁。

    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