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血浓于水之十摇身一变

作品:《皇家御花园I

    小晖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震倒了,他睁大眼睛,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孙大圣,突然他一把抱住了孙大圣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。可我的朋友都死了,他们都死了,我怕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孙大圣蹲下身子,捧起小晖的头:“你不会死,你也不用怕,这儿很安全,再也不会有人向你开枪了,我们都会保护你的,相信我。我是你的哥哥,亲哥哥。只要有我在,没人敢动你一根手指头。”

    蒋竣晖望着孙大圣,眼球在不停转动,忽然他把头枕在孙大圣的肩头,呜咽不已: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让蒋教授夫妇二人热泪盈眶:“小晖有救了,小晖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三天后,孙大圣接到母亲的电话,让他下班后来家里一趟。

    孙大圣以为家里又出了什么事,所以一下班,就赶紧来到蒋家,一进家门,发现一切都很正常,只不过屋里多了一个陌生的戴眼镜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蒋教授连忙招呼孙大圣:“涛涛,快坐下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王律师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孙大圣有些诧异,走过去跟王律师握了握手,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王律师望了望孙大圣:“你就是孙大圣吧,我是蒋教授和蒋太太的委托律师,是这样的,蒋教授和蒋太太呢要求修改遗嘱,打算把身后的财产全部交由你和蒋竣晖二人继承。”

    孙大圣满脸疑惑地望着母亲和蒋伯伯:“这是干嘛?你们俩活得好好的,立什么遗嘱啊?”

    蒋教授拍了拍孙大圣:“涛涛,人生无常,旦夕祸福没人能预料,未雨绸缪还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孙大圣有些坐立不安:“你们这才几岁呀,中国人的平均寿命都将近八十了,何况在大城市里,医疗条件这么先进,你们活个九十,一百的也不足为奇,干嘛现在就立遗嘱?你们这是杞人忧天。”

    蒋教授笑了笑:“我们先不争了,立遗嘱呢是我们的意愿,我们的意思是等我们百年之后呢,这套房子还有我们的一些有价证券,古玩字画,书籍版税之类的财产呢,由你们兄弟俩各继承百分之五十。今天叫你来呢,主要是想先在这套房子的产证上加上你的名字,手续呢我已经委托王律师办得差不多了,只要到房产交易中心签上你的名,盖上你的章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突然其来的情形让孙大圣感到呼吸急促,手心出汗:“我,我没想过要你们的东西。我发誓,我从没想过。”

    蒋太太拍了拍孙大圣的手:“涛涛,我们都知道你不是一个贪财的人,可我们这些财产总得留给后人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给小晖吧,他更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小晖有小晖的一份,你也是我们的儿子,你当然也有资格继承我们的财产。”蒋太太和蔼地望着孙大圣。

    孙大圣摇了摇头:“不,我不需要。我有房子住。你们的财产还是全留给小晖吧。”

    蒋太太沉默了片刻,然后抬起头望着孙大圣:“说实话,我们百年之后,小晖也只有靠你这个哥哥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请你们二老放心,我会尽心尽力照顾小晖的,没有这份家产我照样会这么做的,谁让他是我的亲弟弟呢?血浓于水。”孙大圣还是坚持己见,尽力推辞这份遗产。

    王律师笑了笑:“我受理过不少人家的财产分配,大多是毫厘必争,大打出手,像你们这家的倒不多见,一方硬是要奉送,一方硬是要推辞。小伙子,我看你就别推辞了,你就遂了两位老人的心愿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涛涛,你就把它当作我这个当母亲的对你的补偿,三十多年来我没有关心照顾过你,你让我这个当妈的如何心安?你要是不接受,是不是意味着你还不肯原谅我。”蒋太太心存内疚地望着孙大圣。

    孙大圣连连摇头:“不是的,妈,您别误会,我不需要什么补偿,这三十年来,你不也是饱受精神折磨,你并没有抛弃我,所以,你不需要对我感到愧疚,自责。”

    蒋太太几乎是在恳求了:“那你就当接受母亲的馈赠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就接纳二老的一片心意吧,你是受之无愧的,当然,接受了这份家产之后,怎么分配使用是你自己的事,你也可以用来做慈善,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王律师这么一说,孙大圣有些释然了。他不再坚持了。

    孙大圣找到了生母并且成为皇家御花园的一位业主,这个消息像是长了翅膀飞遍这个高档住宅区,成了小区里的特大新闻。在物业办公室里,一帮兄弟对孙大圣的奇遇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孙猴子,你可真有福气,找到了这么有钱的爸妈。”一个保安走过来,用力拍了孙大圣一下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现在又当保安又当业主的,全当是替自己看家护院,还捎带上我们这群哥们,你的谱也太大了吧。”另一个保安揶揄着孙大圣。

    “是呀,你一下子从一个穷小子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大款了,你得请客,请我们上五星级酒店刷一顿。”大头开始起哄。

    大头的提议立刻得到了众人的支持,大家叫嚷着让孙大圣请客吃饭。

    朱浩然走了过去,把大头的大盖帽往下一拉:“行啦,你们这些红眼病,就会敲竹杠,师兄,别理他们,以后你们家里所有的电工和管道的活我全包了,修理费一切全免。”

    朱浩然拍着胸脯打包票。

    “嗯,还是八戒贴心啊。到底是师弟啊。走,师兄请你吃大餐去。”孙大圣竖了竖拇指,勾着朱浩然的脖子往外走。

    保安们眼睁睁地望着着一胖一瘦从身边走过:“那我们呢?”

    孙大圣转过身去,拿腔拿调起来:“你们值班,不许偷懒。”

    “啊?头,你这也太偏心了吧?”

    孙大圣故意逗逗那些保安:“我们走喽,拜拜了,各位。”

    孙大圣和朱浩然勾肩搭背,向身后的一帮哥们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