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你就那么在意他?

作品:《总裁不霸道:只为爱你

    恢复理智的她试着给自己去解释:“没什么,我就是胡言乱语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?”欧阳昊一点也不相信,她说这样奇怪的话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就算她又抑郁症也不至于到了胡言乱语的程度:“伊人,不要挑战我的耐性,也不要去骗我,只怕你会承担不起那些后果。”

    欧阳昊只想知道事实究竟是什么,刚才的紧张担心,现在完全被“伊人”可能在骗着他的恼怒所取代,他讨厌那种被欺骗的感觉!

    柳絮思忖着自己刚才到底说了什么话,怎么就刺激到他了呢?自己貌似说了“恨你”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她暗骂了一句自己,果然是抑郁缠身,脑子也不好使了。好在、似乎、好像自己刚才并没有说欧阳昊的名字,所以,是不是可以打个马虎眼?

    “我刚才没完全清醒,一时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认错人?”欧阳昊眉毛轻挑:“好,那你说你将我认成谁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,就那个抛弃我的负心汉!”柳絮庆幸着自己理智及时回归,没有将话说得不可挽回,况且,她也不算在骗欧阳昊,他不就是那个两年前抛弃她的负心汉吗?

    “真的?”欧阳昊虽然将信将疑,不过表情看起来不再那么阴冷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”柳絮忙点着头,真的,他真的是那个负心汉!

    欧阳昊想想她刚才说说的话,确实是不像对他说的,毕竟自己从来没抛弃过她,也没什么她要恨的。于是,他的语气也终于放缓了一些:“你都有我了,还想着那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你吗?”柳絮一想到刚才他松开自己,然后开车扬长而去的场景,心底又凉了很多,转过头不去看他:“你不是说今天不想看见我吗?”

    他走了,她难过了?

    欧阳昊忽然心里一阵舒坦,方才的阴霾也扫的差不多了:“就因为我不想看见你,你就赖在地上撒泼了?”

    “谁撒泼?我那时刚好不小心摔倒,然后——懒得动罢了。”她才不会告诉他自己是因为真的伤心难过,一时心结难解又莫名其妙的晕倒了。自己的身体,还真是越来越差劲了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不挑地方,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懒得动就顺便在那睡了一觉?”

    “你平时是在地上睡的?”柳絮虽然不愿意这样被他调侃,但也不想解释太多:“算了,不和你说了,谢谢你送我来医院,你请回吧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真的想要我走?”欧阳昊还真的站起来,做着要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想不想是她说的算吗?他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吗?

    柳絮不打算去央求他什么,之前主动亲他却被他丢在巷子里,这会她不会再自讨没趣了:“我的意见应该并不重要吧?”

    说完话,柳絮便掀开被子起身,出来有一会了,她有点不放心白夜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准备跟我一起走的节奏吗?”欧阳昊站在那里,作势要拉她的手。

    柳絮没想到欧阳昊理解错了她的意思,不理会似乎也不好,只能识趣的将手伸过去,不过还是说出了自己下床的缘由:“其实我是准备回去了,白夜病的挺厉害,我不是很放心。”

    她才说完话,便感觉那只握住她的手紧了几分,一抬头,便发现欧阳昊的眉宇间又染上了不悦。

    随即淡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你就那么在意他?”

    “他救过我的命,难道我在他生病的时候照顾他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欧阳昊的醋坛子再次被打翻:“所以,你这是一醒过来,连管都不管我,还准备丢下我回去陪他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丢下你?”柳絮白了他一眼:“我倒是特地出门准备陪你来着,可结果呢,让自己被莫名其妙的丢在那里,又没出息莫名其妙的躺到了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谁丢下你了?我只是一时气急不想和你发生冲突才会选择离开的。我要是真的丢下你,那你说我又回去干嘛?”欧阳昊不想自己的行为被曲解,解释的有丝烦躁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高兴了?”柳絮脸上泛着一丝嘲弄的笑意:“被人刻意误解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受?”

    她这一句话,让欧阳昊似乎明白了什么,一把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:“小刺猬,长本事了,故意编排我是吧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我不也经常被你所编排吗?怎么,只有你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我就不行了?”柳絮仰着头,眼里带着挑衅:欧阳昊,你凭什么?

    欧阳昊顺势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眯着眸子将聚集的光扫在她的脸上:“小刺猬活过来了?看来他们说的没错,你的身体确实没什么大问题,这会不又开始扎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放手!”柳絮挣脱不开那只手,只能开口反驳着:“不要老用你那俯视的目光盯着我看,我又不是你公司的员工,凭什么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!”

    “个子高是我的错啰?”欧阳昊刻意忽略她后面的那句话,将脸凑近她,有点撩她的意味。

    脸上多出的温热气息让柳絮不自在的想转过头,却被他控制的无法逃脱,一时间声音也弱了半截:“欧阳昊,我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好好说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样也叫好好说话吗?不管是谁都能看出他们现在的站姿有多暧-昧。

    不仅下巴,她的腰身也被他控制着不得不贴近他,脸与脸的距离应该不过一公分吧,以至于她连动都不敢动,只怕一不小心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还在她的脸上浮动着:“你刚才的意思是因为他生病了,才会爽我的约选择去照顾他。那我问你,如果我也刚好和他一起生病了,你会选择去照顾谁?”

    幼不幼稚?这个问题和女人问男人自己和他母亲一起掉进水里,先救谁的意思差不多吧?不对,可能比那个问题还要low一点。

    柳絮白了他一眼,实话实说:“谁更严重,就先照顾谁呗!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我和他在你心里的份量是一样的啰?嗯?”很明显,欧阳昊很不满意她的dá àn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我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想怎样,你就能怎样的?”欧阳昊挑眉。

    男人的占有欲确实是容不得自己喜欢的女人去照顾别的男人,任何男人都会有所顾忌,管他是不是什么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柳絮其实是有一点懂得他喜欢的dá àn是什么的,可这种事怎么哄他,白夜的伤那么重。

    “欧阳昊,不要闹了好吗?如果他不是病的很严重,我也不至于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病的重就该到医院,你留在旁边就有用了,你又不是医生……”欧阳昊最后一句说完有点语塞,我去!她还真是医生。

    他瞬间的尴尬表情,被柳絮碰巧抓住:“白夜有洁癖,不喜欢住院,怎么着我还是有点医学常识的,照顾他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她去照顾白夜就是合情合理的啰?

    欧阳昊在思忖着,就算是同意她回去照顾那个男人,也要想个条件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身为一个成功的商人,亏本的买卖他从不做,更别说是自己心爱的女人,他怎么会轻易放她去待在别的男人的身旁。欧阳昊也不打算再纠结于她回不回去的问题,他很清楚,不管怎么说,“伊人”还是会回去的。

    想好后,欧阳昊放开控制她下巴的那只手:“你答应我一件事情,我就亲自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?柳絮疑惑着:“先说说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四天后,我需要参加一个晚宴,你过来做我的女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晚宴?”

    “这个暂时先不方便说,总之你打扮的漂亮点过来就对了。”欧阳昊并不是存心卖关子,只是如果直接告诉她是参加老爷子的大寿,他觉得“伊人”未必会过来。更重要的是,那天的晚宴,他还会邀请白夜,毕竟名义上他们是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欧阳昊相当期待,白夜看见她作为自己的女伴出场会是什么反应。尤其是,他已经决定到时候当着大家的面宣布“伊人”是自己女朋友的身份,一想到那个男人会抓狂的样子,他就暗爽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到时可能又要为难了这丫头。不过,在爱情这件事上,欧阳昊决定不仅不会迁就他们,还要让他们一次断的彻底。

    柳絮并没有想太多,参加宴会罢了,似乎并没有什么:“好,那我答应你了。不过我可要事先说好了,我这两天要是不能赴你的约,你不能再无端的对我发脾气,更不能无理取闹的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无端的发脾气?”她答应了赴约,欧阳昊的心情也不再糟糕,忍不住收紧她的腰身戏味着:“还有无理取闹?小刺猬,看来你对我的意见相当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不过是说出事实。”柳絮抵着他的胸膛,上身都被逼的向后倾斜了30°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答应你。看在你身体不适的份上,暂时放过你。”欧阳昊站直身体,顺势抬手将柳絮揽进自己的怀里: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柳絮被欧阳昊揽着离开医院,直到坐上车还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,他还真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白夜同意她来赴欧阳昊的约是为了早点完成计划,那欧阳昊又是为了什么呢?这样的一口答应,让柳絮总觉得欧阳昊答应她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。只是,她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复杂的原因。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