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两难的决定

作品:《总裁不霸道:只为爱你

    “不好,我今天就要见到我-的-女-朋友。”

    欧阳昊将“我的女朋友”这几个字说得一字一顿,以彰显自己的男友身份,然后不容她再拒绝,直接丢了一句——“二十分钟后巷口见,如果没看见你,我就直接去别墅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!喂……”

    柳絮无奈的收起已经被挂断的diàn huà,欧阳昊,你是不是太霸道了点,就算我真的是你的女朋友,也不代表我必须随叫随到的啊!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霸道,欧阳昊自己当然是自知的,挂完diàn huà后,他也很惊讶于自己这孩子气的要求。不过,管它呢,反正话都说出口了,马上出发,看她到底会不会在意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吕仁已经用完餐,见柳絮一副为难的表情,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欧阳昊!”柳絮将shou ji扔到沙发上,不禁因欧阳昊的话而无奈:“你说他怎么就那么霸道呢?”

    霸道?吕仁沉默不语,再霸道,你不还是喜欢他吗?

    柳絮意识到和吕仁说这些也没用,而且,她与欧阳昊、白夜三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够乱了,还不想将他也牵扯进来。

    “吕仁师兄,不好意思,今天我可能没办法再招待你了。如果欧阳昊说的是真的话,他待会应该会过来,目前的情况我并不方便和你多说,也不想将你牵扯进来。所以,待会你先回去好吗?”

    关于这三人之间目前的关系,吕仁其实也并不想参与,只是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柳絮:“真的不需要我帮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!”柳絮摇了摇头,她的问题,吕仁根本帮不了。而且,他如果留在这里,说不定还会影响到他们死党间的感情。这点,她并不想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你过来一下,我把你需要给那个男人用的药给你说明一下,说完我便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对于吕仁,柳絮其实多少是又点亏欠的,虽然他愿意单方面喜欢她这种事,并算不上是自己的错,但是,她一直刻意忽略他的关心,也不直接表明自己的立场,那就是自己耽误他了。好在刚才在饭桌上都已经说清楚,只希望他能够想明白。

    吕仁走后,柳絮并没有去赴约,楼上的白夜身体还难受着,她不可能丢下他。不过为了不想欧阳昊真的到来,她细想了一下还是发了条信息给他——“你知道的,我欠他的。如果你真的在意我,在意我的感受,就不要为难我,为难自己了好吗?今天,我真的没办法赴约。”

    发完信息,柳絮便将炖好的鸽子汤端到楼上。她进卧室的时候,才发现白夜并没有睡,正趴在床上打着diàn huà。他说的是一连串流利的意大利语,柳絮虽然不懂在说什么,却也知道他应该是和组织上的人在联系。两年了,只要他和那边打diàn huà,用的都是意大利语。

    白夜看见她,也不避讳,只是指了一下床沿示意她坐下。柳絮轻点着头,将汤放在床头柜上,静候着。这样的默契他们还是有的,她不会去干扰他,而他,也不想让那边的人知道有个女人在身边听着自己说的一切,尽管那都是机密,不过白夜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别说她听不懂,就算她听得懂,白夜也足够相信她,她不会出卖自己的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白夜放下shou ji,他看了眼汤,苍白的脸上显着淡淡的笑意:“你把院子里养的鸽子炖了?你不是一直很关照它,要我对那些手下交待着不许伤害它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柳絮端起碗回以浅笑:“临时买我怕你会饿肚子,而且,能给你养伤它也算是死得光荣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杀的?”白夜支撑着床头让自己坐起来,因为不能靠下去,只能直直的坐着,这样的姿势自觉得后背更加的疼痛,不过心里的暖意紧接着又掩盖了这些。

    “让小五他们杀完处理好给我的,现在想想,是又那么一丢丢残忍,所以你待会要全部给我吃完,免得我看到了忍不住愧疚。”

    柳絮说话间,舀了一勺汤轻吹了一下,然后放在嘴边试了下温度,确定不烫了才送到白夜的嘴边:“温度刚好。”

    白夜看了她一眼,也不说话,听话的喝下那口汤,紧接着一口又一口,柳絮的视线始终集中在自己手中的勺子上,而白夜却始终在看她垂下的面容。

    快十天没见了,她似乎胖了一些,是被欧阳昊养胖的吗?据手下的人汇报,她每晚都被欧阳昊带到不同的餐厅去吃不重样的美食。这一点,那个男人倒是和自己有一个共同点,他一直想将柳絮喂胖一点,这样不仅更圆润一些,整个人看起来也精神了很多。

    很快,一碗汤见底。柳絮将处理好的鸽子肉夹着送到他嘴边,不忘嘱咐:“如果有骨头的话记得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傻瓜,你还真当我是小孩了吗?”白夜双眸中含满宠溺的笑容:“其实,我只是背受伤了,智商还是在线的。”

    对哦!柳絮被调侃的耳根泛着红润,他只是背受了伤,手还是能动的,她干嘛要喂他?还有,汤烫的话,让他自己吹就是了,自己干嘛又是帮他吹汤,又是是温度的?还有,她竟然忘记白夜是有洁癖的,自己那样吹汤、试温度真的好吗?

    显然,他并没有介意自己这样做,而自己下意识的做这些是什么意思,难道真的是因为愧疚吗?这样亲密的举措,似乎带着些暧-昧了。柳絮只觉得有点头痛了,什么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她貌似越来越混淆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喜欢上了白夜,那自己是不是也太用情不专一了。

    不,不可能!柳絮垂头咬着下唇,迫使自己清醒一些,就算真的要喜欢白夜,现在也不可以。她心里还有欧阳昊,这样对白夜不公平,而且这样的自己,她也相当的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白夜见柳絮手中的动作停滞,眼神稍带些游离,猜想她应该在想什么事情:“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我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啊?没什么的。”柳絮打着马虎眼,虽然不想骗白夜,但是自己的所想的却是不是很好对白夜去说,不过,关于欧阳昊打diàn huà邀约这件事情,她还是不打算隐瞒他。

    她重新给他夹了块鸽子肉:“白夜,刚才欧阳昊给我来diàn huà,要我下午和他去约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白夜的笑容凝结在脸上:“那你答应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不放心你。我告诉他你生病了,我要留下来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只一句话,白夜脸上的笑又缓缓展开了:“那他怎么说的呢?”

    “他说不行,而且还说如果我不赴约,他就到别墅来找我……”紧接着,柳絮将和欧阳昊之前diàn huà里的内容一五一十的全数告诉了白夜。

    柳絮说完时,白夜用餐也刚好结束,他拿了张纸巾擦着嘴角,暂时没有给予回应。

    他不说什么,柳絮猜想他应该是不高兴了,也噤了口,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,白夜接下来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只见他重新趴到床上,悠悠的开了口:“伊人,我睡会。你去找他吧,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“白夜,你是因为还在生我的气才这样说的吗?”柳絮有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,这不像他会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“伊人,你别多想。我这样做是因为考虑到你好不容易才让他那么信任你,不想你半途而废。我希望你能早点达到你的目的,早点离开他。然后,再和我早点离开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白夜其实早已开始后悔同意她来a市的事情,早知道,他应该多与她约定一段时间,至少该等到她爱上自己才让她回来的。可是事已至此,已经没有回头箭了,他只能盼着他们早点解除这种不正常的关系。

    柳絮还是不放心:“可是你的伤口,我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伊人,这点伤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,再说不是还有小五他们吗?”白夜催促着她:“快去吧,而且,如果他真的来了,发现我的枪伤也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shou ji开着,有事一定要给我diàn huà。”老实说,柳絮还是怕欧阳昊和白夜发生正面冲突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絮来到那条巷口时,已经是欧阳昊打完diàn huà一个小时之后的时间了。让她没想到的是,欧阳昊还在那里,他并没有如他所说真的去别墅,柳絮猜想应该是因为自己那条短信的作用吧。

    欧阳昊倚着车身抽着烟,抬头的那刻终于看到了那个要等的人。虽然她迟了很久,但还是来了,这一点,他多少是有些安慰的。

    他将手中的半截烟扔到地上踩灭,不等她走过来,便径直向她走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我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柳絮的话还未说完,欧阳昊已经将她紧紧的禁锢于怀中,那一吻来得突然又迫切,柳絮只感觉口腔中瞬间闯进他浓重的烟草味。

    “欧阳……昊,不……要,求……你!”她努力的从两人的唇缝间说出求他的话。一想到白夜那失望的眼神,她马上全力的挣扎着,她不能再这样一味的沉浸下去了,就算是为了自己,也不能动不动和欧阳昊这样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束缚,实在没办法,柳絮只能咬向他闯入的she。

    一时间,,血腥味同时闯入两人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,他一回来,你就忘了我了,就连吻一下都不行了?”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