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透透气

作品:《总裁不霸道:只为爱你

    这女人还真是越来越能说了,吕仁暗自叹了口气,转向秦沫:“看病毕竟是个人的,你和付小姐待在里面就可以了,我出去等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柳絮,不过柳医生明明看见了,也佯装着没有看见。她扶了扶黑框眼镜:“请问二位是哪一位要看?”

    付雪依旧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秦沫也终于找了存在感:“是她要做检查。”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名字?”既然是现在自己是柳伊人,柳絮自然不会随意暴露。

    “付雪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柳絮翻看了一下电脑上的挂号信息,找到了付雪的名字,然后问道:“请问付小姐是因为哪里不舒服才要做检查的?”

    付雪:“”她的心思完全还在外面的吕仁身上。

    同作为女人,其实柳絮是能察觉到付雪对吕仁有着不一样的感情的,两年前他们的最后一次聚餐其实她已然看出来的,只是没想到她现在还那么执着。

    其实柳絮刚刚在走廊看见付雪时就已经很意外了,今天的她和两年前的她宛然换了个人似的,难道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她所不知道的事情?

    付雪的不配合让秦沫有点抓狂:“我能替她说吗?”

    柳絮看了眼付雪的反应,目光依旧停留在门上。她意识到也只能在秦沫这里了解初步的情况了,便对秦沫轻点了一下头,然会笑着看向付雪:“付小姐,看你额头上出汗了,是不是是我房间里太闷了,你需不需要先出去透透气?”

    “是很闷,我出去一下。”付雪回答完便自顾自的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查完了?”吕仁看见付雪出来了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等会查,我出来透透气。”付雪对吕仁笑笑,说完便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,在怔怔的看了他一眼后又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吕仁见秦沫还没出来,大概也猜到了一些情况,也就坐在那里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柳絮并没有和秦沫寒暄什么,只当他是以为普通病人的家属:“秦先生,麻烦你说一下你妻子的状况吧,来看心理科总是有原因的吧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我妻子。”秦沫回答的很快,就好像怕柳絮会误会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他们难道没有结婚?柳絮虽然纳闷,也没有多问:“哦,我理解错了,那麻烦你说一下你朋友的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不过秦沫并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看着她说:“伊人,那天晚上的事情真是抱歉,其实我并不是存心想对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柳絮躲开他的视线:“请秦先生回答我刚才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接受我的道歉吗?”秦沫依旧固执着。

    柳絮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现在是上班时间,请尊重一下我的工作好吗?工作的时候,我不想提及我的私事。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选择你私人的时间再问你。”既然“伊人”都这样说了,秦沫为了不惹她生气,还是开始回答起柳絮的问题:“我一直觉得她精神方面有点问题,不过吕仁建议我带她看心理科,我便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问题?你是怎么看出来的,能说说你的依据吗?”

    “她经常精神恍惚,情绪不稳定,更重要的是曾经自杀过三次”

    柳絮认真的听着秦沫的描叙,仔细的在电脑上做着相关的记录。

    秦沫一边说着,一边看向坐在对面的柳絮,认真工作的她和之前似乎又有些不一样,尽管她此时戴着古板的黑框眼镜,完全是素面朝天,淡妆素抹,却一样的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都记下来了。”柳絮记录完转回头,刚好迎上了秦沫异样的眼神,难道表哥还在怀疑她的身份?

    她强装镇定的站起来避开秦沫的目光:“谢谢秦先生提供的资料,虽然我心里有了大概的诊断,但还是需要找付小姐再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要和她单独说话吗,不如我在旁边陪着?”

    “嗯,我觉得你还是出去的好。”柳絮一边说着,一边已经打开诊室的门:“付小姐,麻烦你进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付雪应声而入,与秦沫擦肩而过,谁也没有理谁。付雪重新坐到柳絮对面时,可能是因为秦沫不在身边,看起来比之前的情绪稍微好了些。

    柳絮选择主动开口:“付小姐,如果我叫你付雪的话,你会介意吗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虽然得不到回应,柳絮还是继续说着:“他们说我长的很像你们的一个朋友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柳絮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样,总算是开口了,柳絮接着开口: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告诉我你需要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柳絮不禁叹了口气,不是因为付雪的淡漠,而是惊讶于才两年的时间那么欢悦的一个人就变成了现在这样,柳絮看着她捏着袖口的手,左手的手腕处有一道很明显的疤痕,应该是自杀的时候留下的。

    “付雪,其实我才回国没多长的时间,身边也没什么朋友,有些时候我就在想,我回国究竟是为了什么”

    “付雪,我能和你分享一个我的秘密吗?”

    在秦沫才离开别墅后没多久,煜儿就开始闹了起来,欧阳昊表示实在是没耐性独自带这个小家伙,便决定将煜儿带到医院送到秦沫手中,然后再回去继续做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他来到医院时,付雪已经被柳絮叫进去有一会了,秦沫因为不知道里面的状况,稍微有点心急,在走廊来回的渡着步子。知道看见正在哭闹的煜儿才停下来:“阿昊,你这干爸做的还真是一点也不合格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爸的都不管,还有理由说我?”

    “得了,你们互怼能不能换个换个场地,这里可是医院。”吕仁提醒完走到秦沫面前:“小家伙长的倒是很可爱,可惜今天没有什么准备,下不如待会我们去商场溜达一下,看看小家伙喜欢设呢,我好送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今天这种情况还是免了。先欠着!”

    “欠着就欠着。”

    几人说话间,诊室的忽的开了,柳絮先走了出来看向秦沫:“秦先生,麻烦你过来拿一下付雪的病例,对了,走之前还需要帮她去取几种药,药的吃法病历上都有写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秦沫跟着走进诊室。

    欧阳昊看见里面冒出的医生是“柳伊人”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事不关己,心里却是很惊讶,这几天都不见她,原来是到这里来当医生了。

    诊室内,付雪看到秦沫怀中的煜儿开心的笑了:“秦沫,让我抱抱他好吗?”

    她竟然在笑,秦沫看着付雪的变化有点讶异,在他印象中,眼前的女人已经快半年多没笑过了,这笑容,让他想到了怀孕之前的她。

    付雪见秦沫不理自己,接着说着:“我就抱一下而已,我答应你等病好了再接他到我身边,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这态度转变的也忒快了吧,不仅是秦沫,就连站在门口的吕仁和欧阳昊都觉得不可思议,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柳絮,明明他们只是闭门聊了半个小时左右。

    “看我干嘛?”柳絮指了指秦沫手中的煜儿:“孩子是她生的,抱一下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秦沫这才反应过来,将煜儿放到了付雪手中,小家伙显然对妈妈还是有些印象的,毫不吝啬的“咯咯”笑着,然后要下来走路,付雪便放下他,在走廊处陪着他瞎转悠。

    柳絮将病例和取药的单子递到秦沫手中:“其实你也不用那么防着她的,这会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,你还怕她把孩子怎么样了?而且,适当的和孩子接触有助于她的康复。秦先生,给个建议,你可以每周抽一点时间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去接触一下大自然,这样会比她一个人留在房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她都告诉你了?”秦沫记得没告诉过柳絮把她困在公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告诉了一些,但是不是很全面,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我知道你没有全都告诉我。”柳絮笑着看了一眼秦沫,意在觉得他不够诚恳,刚才说付雪病情是只说了付雪的问题,而促成这些的原因却只略微提了一点。

    明明是好看的笑,秦沫却没敢多看,看来自己在她眼里是没什么好的形象了。

    吕仁还是关心检查后的结果的,他走进去直接用专业的态度问向柳絮:“诊断的结果什么?”

    “重度抑郁症!”柳絮吐出这几个字时语气稍微有点重,仿佛是在责怪着谁。

    但稍后又恢复如常:“其实你们也不用过于紧张,这对病人的病情并没有什么帮助,而且,如果付雪能好好配合的话,是可以完全康复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才能康复?”这才是秦沫最关心的问题,他可不想煜儿时时面临那种危险。

    “康复时间?”柳絮看了下腕上手表的时间,下班的时间早过了,估计小易等自己有一会了,由于赶时间,她也顾不得有人在,反正里面穿着衬衫牛仔裤的,便一边开始脱工作服,一边回答着秦沫的问题“其实这个要因人而异,以她的病情,快的话也要三至六个月,慢的话就不好说了,医生和药物只是治疗的一部分,家属的支持和鼓励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浮梦来预告:后面的几章主要是欧阳昊和柳絮在一起的部分,两人的关系将会发生变化。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