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这是要闹哪样

作品:《总裁不霸道:只为爱你

    出于本能,柳絮用另一只手抵在他的胸膛,用来拉远他们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?”欧阳昊的声音里透着笑意。

    柳絮努力的拉回这自己的思绪:“我们,保持点距离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,昨天的,都忘了吗?”他答非所问,似乎是很在乎那个答案。

    柳絮在心里暗自嘲笑自己,她怎么可能会忘掉,尤其是他需要的道歉的那些话。可是,他既然道歉了,她纠结那几句话,是不是又是徒增烦恼呢:“你放心好了,需要忘的我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什么是没有忘的?”

    他的气息不断的串入柳絮的耳廓,让她愈加的不自在起来:“你先将脸离我远一点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不好?这两个字好熟悉,柳絮这一刻仿佛看到了两年前那个对自己好的欧阳昊,那时候的他也经常会这样逗她。可是她毕竟不是两年前被“抛弃”之前的那个自己了,她又怎么能让他再这样的亲密的靠近自己。

    为了不要再这样暧昧下去,柳絮干脆抬起腿准备使用暴力将他踢开,可是,她接下来的几个动作,都被欧阳昊巧妙的躲避,在他面前,她学过的东西都变成了“三脚猫”。

    “欧阳昊,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她躲避不及,恼火的问他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的道歉你听见了吗?”欧阳昊依旧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柳絮无奈的应着:“听到了,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只要忘了我昨天离开前说的那几句话就可以了,其他的,你可以牢牢的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还有,关于没兴趣那三个字我收回。”

    柳絮有点头大,欧阳昊,你到底想干什么?她正愁着怎么回答他时,结果欧阳昊竟将头埋在了她的颈项处。

    “欧阳昊,你要干嘛?”柳絮惊道。

    欧阳昊一开始没有说话,待埋在那里约半分钟后,才终于抬起了头:“有没有人说过你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清香味?”

    “呃”这是要闹哪样?柳絮有点抓狂,这句话他两年前就问过了,现在又说有意思吗?

    等等,柳絮忽然间觉得不对劲,他是在试探她吗?忙回答:“没有,我身上哪有什么香味,你一定是闻错了?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再闻闻!”欧阳昊说罢,竟然真的又将头脸埋向她的颈项处,似乎是为了闻的清楚一点,他还特意在她的锁骨处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欧阳昊,你到底想干嘛?”柳絮躲避不了,无奈至极:“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我可以告你性骚扰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似乎很奏效,欧阳昊的头果然离开了她的颈项处,正当她以为没事时,谁知道他竟然直接俯身亲向她的锁骨处。

    “喂!喂!欧阳昊,你快停住,我有男朋友的,你不能这样对我。”柳絮用抵着他胸膛的那只手,用力的拍打着他,可是却无济于事。他吻的很用力,让她感觉所到之处的皮肤有丝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快停下来欧阳昊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这样,快停下来!”

    她说了很多,他都恍如未听见般,在她的皮肤上专心的种着自己的痕迹。在种完后才起身说了句:“就算是骚扰,也是你昨天先骚扰我的,我还回来应该算是公平吧?”

    “你!!!”柳絮只觉得心里道不出的燥闷,想指责他,却感觉一阵眩晕,随后直接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欧阳昊及时抱住了柳絮:“你怎么了?倒是说句话呀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欧阳昊连忙将手机的灯光打开,才发现她此时正紧闭着双眼,看样子是晕过去了。可是他只是亲了她几口而已,至于吗?而且,在手机的光线下,她的脸色还苍白的厉害,他又那么可怕吗?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电梯终于开了,电梯内的灯光也随即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总裁,你还好吧?”李特助第一时间跨进电梯,看见“伊人”晕倒了倒是有几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总裁,这个”

    “安静!”欧阳昊沉声喊了一句后,便将柳絮向约里住的套间抱去,抱起来前还不忘将柳絮外套的领子拢了拢。他想,她应该是不会希望别人看到那些吻痕的。

    李特助反应过来后,连忙上前去敲门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柳絮被放在套件的另一个房间内,约里检查了一下后说道:“没事,小问题,伊人应该是没休息好,再加上情绪激动导致的暂时性昏迷,等她再睡一会,会自然醒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!”欧阳昊此时才放下心来,方才还真以为她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约里听着欧阳昊的话觉得有趣:“欧阳先生,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吧,谢谢你在我的学生晕倒时将她送过来。不过,看你现在的样子,我是不是可以推测为她情绪激动就是你所引起的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!”欧阳昊不否认,而且,他也清楚他骗不过眼前这个喜欢揣测别人的心理学教授。

    约里很欣赏欧阳昊的坦诚,笑问:“你喜欢我的学生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是不是喜欢。”欧阳昊觉得自己应该没那么快就喜欢上一个女人吧,要是真的这么容易就喜欢上,那他现在这个年纪孩子都会走路了。而且,他现在还并不确认“伊人”就是“柳絮”,如果现在谈喜欢,那他是不是违背了对婚姻的忠诚?

    不过,他不否认,她成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约里将欧阳昊的微表情都尽收眼底,然后说道:“欧阳先生,你在纠结,你一方面放不下你失去的记忆里的女人,一方面又还是被伊人吸引。其实,这两者并不矛盾,就算你找回了那段记忆,那也只不过是一段回忆。我记得你告诉我,记忆中的人已经离去,那你又有什么好矛盾,就算那段回忆再美好,人总是要往前看的,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,以后会有更多的美好会发生呢?”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可是我总觉得我对不起忘记的那个女人。”欧阳昊在这个长者面前,还是说出了心底的话。约里听后反倒笑了:“有什么对不起?难道你一直活在愧疚中就对得起她了?你是个聪明人,我想你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了!”欧阳昊点头。

    约里劝解完欧阳昊之后,又看了眼床上的“伊人”:“不过,欧阳先生,劝解归劝解,这是我作为一个医生的职责。但是,我必须提醒你,伊人是个单纯简单的女孩。而且,据我所知,她曾经受过感情的伤害,作为他的老师,我希望你不要在连自己的内心都不确定的情况下就去对她怎样。我不想看到她再次被伤害。”

    欧阳昊还真是没看出来她会是被伤害的一方,除了昨晚她喝醉后看起来很脆弱,其他的时候好像还有点彪悍,所以那是她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吗?

    “约里教授,你能告诉我,在她身上究竟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抱歉欧阳先生,别说我不知道,就算是知道的话也不会将她的随意透露给别人。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,这一年多来,那个叫白夜的对她还是相当好的。我可以看出来,他对伊人真的是一片真心。所以,欧阳先生,如果你有犹豫,就最好不要随便去招惹她了。她值得有更好的。”约里说完后就离开了卧室,他想给欧阳昊一点安静的思考空间。

    原来白夜是真的对她动了感情,欧阳昊走到床边,低头看着床上的人儿,低语道:“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?如果你是她的话,为什么会离开我?倘若你不是她,又为什么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?”

    看着,欧阳昊俯身无意识的将手触向柳絮的脸颊,这张脸,似乎和自己有着不一样的缘分。他所站的角度,依稀可以看见她脖间之前自己留下的吻痕,欧阳昊自嘲: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?

    其实方才在电梯里时,欧阳昊起初有打算和柳絮打招呼的,但是当看到她刻意逃避的躲在后面时,他便被莫名的不悦感牵扯这站在了原地,也失了话语。只是,忽然的电梯事故,他感觉到了她的紧张与害怕,便趁着黑暗,主动握住了她的手,希望给她一点安全感。

    就连那句道歉,他也是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不受控制,似乎很唐突,但却是情不自禁。如果不是她忽然晕倒,他也不知道接下来会什么,仿佛一遇到她,他便失了理智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

    轻微的敲门声打断了欧阳昊的思路,他收回手转身。其实们并没有关,欧阳昊见来人是李特助,便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李特助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目光看向床上的柳絮:“总裁,您要的资料传来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昊会意:“去会客室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总裁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套间外的会客室,不等欧阳昊再问,李特助已经递上手上的调查报告:“这便是英国才传来的关于伊人小姐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浮梦来预告:昨个读者侃侃问到吕仁师兄了,特来说明,明天的两章内容都有吕仁师兄,就快和女主再次见面了哈哈。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