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身份展露【第三更】

作品:《重生之丹武独尊

    “大吵大闹,成何体统?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接着,一个伸着懒腰的老头儿,便是缓步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“欧阳长老,此子非要硬闯二楼,让我给拦下来,没有惊扰到长老吧?”看到欧阳长老走下楼梯,沈琅眼珠一转,便是紧走几步,对着他抱拳一拜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沈琅的嘴脸,沐青萍气不打一处来,可是却又无可奈何。她气鼓鼓的跺着脚,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沈琅回头,看向秦焱的目光里,都是讥讽。

    让你小子和我抢师妹?让你小子屡次坏我好事?呵,招惹到欧阳长老,大祸临头,我看你怎么死。

    “谁要硬闯?”

    欧阳长老揉着惺忪的睡眼,目光越过嘚瑟激动的沈琅,越过一脸无奈,为秦焱担心的沐青萍,越过那瑟瑟发抖的店小二,越过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一楼其他宗门弟子,便是落在了那一言不发,面带微笑的秦焱脸上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倒吸一口冷气,欧阳长老差点没站稳,赶紧走下楼梯,越过沐青萍来到了秦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呵,没想到这长老还挺激动,倒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站直身子,无视那对自己扬起小拳头的沐青萍,沈琅便是看向了秦焱。

    我看你这次还怎么活。

    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和我抢师妹。

    我看你以后怎么坏我好事。

    “守护者?您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,罪过罪过,还请守护者饶恕。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接着,那欧阳长老便是在秦焱的面前数步处,双膝下跪,对着秦焱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接着,整个酒楼之中瞬间寂静了,所有议论声,所有话语都是沉默了。就连那一双双想要看笑话的目光,此刻都是在炙热之中,化作了惊天的骇然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酒碗、茶杯纷纷掉落在地上,摔得粉碎。坐着距离秦焱很远,刚才一直没有看到秦焱进来的驻扎在天墉州的玄道宗弟子们,也都是纷纷站起身来,越过惊呆的众人,来到了秦焱的面前,齐刷刷跪下。

    “参见守护者!”

    “拜见守护者。”

    “守护者万福金安。”

    嘈杂的声音,瞬间将这死一般的寂静打破。

    更是令得那站在楼梯之上的沈琅,一口口水没咽进去,呛得咳嗽了几声,双.腿一抖,竟差点从那楼梯上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扶着楼梯扶手终于站定的沈琅,眼中带着骇然的看着秦焱。

    守护者?

    难道,他就是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,玄道宗守护者秦焱吗?他不是叫秦火吗?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火?焱?

    三个火,那不就是焱吗?

    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危机感,突然袭来,令得沈琅扶着楼梯把手,都是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而与沈琅心情完全不同的则是沐青萍,看到这里,她虽然也惊呆了,但天然乐观的性格,令得她丝毫没有影响,只是眼中的小星星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秦焱?哼,还骗我说你叫秦火。大骗子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自己都被逗笑了。

    秦焱苦笑的看了她一眼,便是亲手将欧阳长老搀扶起来,又令得其他玄道宗弟子起身,便是责怪似的对着欧阳长老说道:“我是守护者,又不是皇帝,修行的世界里,不讲那些繁枝末节。下次再这样,我可就转身离去,从此再也不当你们玄道宗守护者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守护者赎罪,欧阳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长老听到这,双.腿都颤了一下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小题大做,秦焱给他的印象就是高高在上。要知道,当日秦焱与那六目天魔一战,他可就在现场。在秦焱几乎被打爆的情况下,他和其他长老与掌门一起出手,却是连那六目天魔一招都接不住。

    便是他,都差点陨落。

    可是,接下来,秦焱却再度使用惊天神通,凝聚肉身,一掌拍死六目天魔。

    那一战,秦焱的神威,可谓将欧阳长老彻底折服。以前自视清高,视旁人如无物的欧阳长老,在秦焱面前,那是根本连一点架子都没有,恭恭敬敬的就像是一个晚辈。

    在欧阳长老的殷勤引领之下,两人越过沐青萍与沈琅,便是走上二楼。

    “这次真的有要事,下次再见面,我一定请你吃饭。一定!”

    越过沐青萍的时候,秦焱很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当两人走上楼梯时,欧阳长老却是在沈琅的面前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,我不拦着。但,我不想死。这次宴会,不要参加了。滚!”欧阳长老侧目,凶狠的望向沈琅。

    “欧阳长老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沈琅此事固然做得不对,但剥夺他参与此次宴会的资格,却做的更不对。”秦焱一脸微笑的看了沈琅一眼,而后将目光落在了欧阳长老那诧异的脸上,接着道:“就像,狗咬了你一口,你会再回咬一口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落,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欧阳长老也是笑着点头:“守护者教训的是,欧阳谨遵法旨。像这种咬人的狗,我觉得,还是远离比较好。这边请,守护者。”

    越过沈琅的时候,秦焱回头不屑的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咬人的狗,我通常一脚踹死。但这次看在沐青萍的面子上,饶过你。若有下次,便是你师尊出来保你,我也会连你师尊一起抹去。”

    那一声灵魂传音,炸响在沈琅耳边,却是令得他右手一颤,楼梯把手断裂,接着他就当着满堂所有人的面,整个身子没有支撑,砰然从那楼梯上掉落下去。

    窘迫十足。

    上得二楼,秦焱便是在欧阳长老的引领之下,来到了一处密室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以后,秦焱离开了。

    欧阳长老随后也走出房间,并且向来到这里参加会议的玄道宗弟子传令。明晚六大宗门宴会与小型拍卖会结束后,不要离开,迅速集结队伍在城南酒楼。

    传完命令后,欧阳长老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望着城南的方向,他点了点头:“守护者,您护我玄道宗有天大的恩情。这一次,能够帮到您,那是我们的福分,我们怎么可能会介意?还请您,一定要打赢这场决斗,到时候,我们一醉方休!”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