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颜面扫地【第二更求订阅】

作品:《重生之丹武独尊

    傍晚时分,与秦焱喝了几坛酒,很是快哉的李青云先行离去,布置宴会会场。

    这一次宴会,是玄道宗前任宗主许天龙,与现任宗主李青云共同督办,为秦焱接风洗尘。虽说是接风洗尘,但实则就是让玄道宗散布在几大州的分部巅峰强者,与秦焱认识一下。

    既然玄道宗一脉,未来由秦焱庇护。

    那你总得让秦焱知道,这一脉在哪里,都有什么人吧?

    这件事,现在还只是属于高层的秘密,没有扩散开。因此,参与宴会的那些小辈天骄,都不知道宴会召开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们还以为,这是在庆祝许苍大破剑灵峰本门弟子百年记录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秦焱见天色差不多,就起身前往宴会。

    无论是前世,还是今生,秦焱最烦的就是各种宴会。武修与凡人一样,都喜欢凑热闹,于是各种宴会就应运而生。在宴会上,最常看见的就是那些没有本事,却满嘴跑火车吹牛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各种应酬,各种喝酒,各种规矩。秦焱对此很烦,他喜欢的是清净。但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前世的他,北境之皇,丹武至尊,任你是擎天巨擘,还是星空古族,秦焱想拒绝就拒绝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世不同。

    现在的秦焱,还没有到达那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修为,自然也就只能被迫去参加一些聚会宴会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秦焱已然来到了那宴会召开的地方。

    玄道宗所在绿洲的广场上,一座高大的酒楼竖立在眼前,灯火通明,犹如白昼,还没到近前,就嗅到了扑鼻的菜香。

    酒楼旁边的广场上,也是有着不少玄道宗女修穿着艳丽的服装,在轻轻摆舞。

    秦焱路过广场,踏上通往宴会酒楼的石桥时,便是被那石桥下广场上,十几排女修所吸引。只见这些女修舞姿翩翩,身材妖艳,一排排女修的舞蹈,竟成为一个组合,令得秦焱看了之后,都是觉得赏心悦目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秦焱驻足观看的时候,那石桥另一端却是有着一阵清风拂过。

    “土包子?连霓凰舞都没看过,便是踏入剑灵又如何?还不是个只会打坐修炼的苦修士。”接着,几道身影便是出现在了秦焱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秦焱侧脸看去,正是白日里奉父命邀请自己参与宴会的许苍。这一次,他竟带着十几个剑师后期大圆满的武修,鄙夷的上下打量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没看过霓凰舞的土包子,能打坐修炼五百年,你能看霓凰舞看五百年吗?”

    秦焱冷笑道,丝毫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呵,有我父亲在,不出三年我就能踏入剑灵。而你呢?没有名师指导,没有功法传承,便是踏入剑灵,前面也没有路了。倒是我,下一次三千州比武,踏入剑灵的我,一定能够踏入第二赛段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踏入剑灵再说吧!我在看舞蹈,别碍我事。”

    秦焱轻轻一摆手,便是再度看向那翩翩起舞的艳丽女修们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!”

    许苍攥紧拳头,满脸青筋暴起,甚是愤怒。这秦焱竟然直接无视他,这简直超出了许苍的心理承受底限。

    “既然那么想看,我就让你尽情看!”

    想到做到,他冷不丁的一脚踹向那聚精会神,观看着栏杆下女修舞蹈的秦焱。在许苍的想象中,秦焱一定会被自己的一脚直接踹下石桥,掉到那舞姿翩翩的女修,舞蹈方队中间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秦焱这次的脸可就丢大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接着,许苍一脚狠狠地踹在石桥栏杆上。那石桥栏杆怎么可能挡住半步剑灵的一脚?当场碎裂,接着,失去重心的许苍便是骇然的发现,自己的身子竟越过那断裂的石桥栏杆,砰然砸向广场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许苍尖叫,想要在空中控制自己的修为,可是接着他就骇然的发现,半步剑灵的他,这一刻竟然无法控制身体,就犹如炮弹一般,轰然砸在了广场之上,那女修舞蹈方队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这一幕,全场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,女修的尖叫声,宴会高楼上窗户打开,那一张张诧异的脸庞与一双双疑惑的目光,齐刷刷聚焦在了躺在地上,竟一时站不起来的许苍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可恶,一定是这家伙搞鬼!”一拳打在地上,许苍感到脸上火.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这下子,秦焱什么事都没有,自己倒是丢脸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便是那跟着许苍来的那群人,都是捂着眼不敢去看那丢人丢大发的许苍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不小心?少宗主?”

    秦焱很是关心的看了一眼许苍,而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许苍怒气冲冲的站起身,一个箭步身子滕然飞起,便是对着那石桥飞去。不料,他的身子刚起,便是突然有着一股巨力拉拽,砰然砸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这下子,不仅是高楼上、石桥上、广场上,就连那远处正在往宴会走来的无数玄道宗弟子,都是将这一幕收入目中,接着便是纷纷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从石桥砸落在广场上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从广场上飞向石桥,又一次砸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许苍就像是在玩杂技一般,让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可是,没有人敢笑,一个都快憋疯了。

    “许少宗主,想要表现可以在宴会里。你在这里表演,又有多少人能看到?”秦焱顿住脚步,回过头来,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!你这个混蛋!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许苍这一次单膝跪地,都是陷入碎石之中。话音落下,他的身子猛然绷直,便是对着那秦焱爆射而来。

    可是,下一瞬,许苍竟在秦焱的面前数尺处,再度砰然落地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赫然控制不住的身子,双膝下跪,狠狠地砸在了秦焱的面前。正好对着秦焱下跪,这一幕,更是落在了全场几乎所有人的眼中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全场炸锅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许苍这是在搞什么?先是从石桥落在广场,丢尽了脸面。接着又从广场飞起,砸落石桥下,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这第三次,更夸张,从石桥飞起,更是直接跪在秦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过年还早,现在就要压岁钱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接着秦焱那责备的声音,便是落在了所有人的耳中。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