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1章 子时见我【第五更】

作品:《重生之丹武独尊

    “天骄不可辱!晚了。”

    七个字落下的瞬间,秦焱那全力一掌就要拍在华天宇的额头之上。可就在这时,一道庞大的神念,却是突然从那岛屿之上传来。

    “小友得饶人处且饶人,华天宇与本座有过一段渊源,此事到此为止!”接着,秦焱的那股力道赫然消散,两人几乎同时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想在这里杀我,真是自不量力。”满脸恐怖的华天宇,听到这句话后,瞬间有了底气,当即便是讥讽的看向了秦焱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得饶人处且饶人!华天宇刚才偷袭我的时候,你在哪里?我已经给了他一次机会,他还冥顽不灵,你又在哪里?现在让我饶了他,未免有些欺负人了吧?”秦焱的目光却是紧缩华天宇。

    华天宇看到秦焱的目光,当即便是犹如看到天敌一般,吓得往后退缩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欺负?笑话,我这只不过是在主持正义罢了!话说回来,便是我欺负你,又如何?”接着,那岛屿之上,一道身影却是缓缓走来,一身金袍的他,国字脸八字胡,一头乌黑的长发飘然身后,一身剑灵的修为,更是高高在上,令人难以企及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真正的剑灵强者!

    “哦?原来堂堂剑灵强者,也不过是耍无赖的凡夫俗子罢了!”

    秦焱耸了耸肩,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“呵,华天宇不过只是试一试你的身法有多快罢了。你却要置他于死地!你半步剑灵圆满的战力,不过也只是用来欺负别人罢了。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不是吗?”古天河冷笑着,高高在上的俯视着秦焱。

    显然,在古天河这等真正的剑灵强者眼中,秦焱的战力没有任何可以隐藏。

    “试探我的身法?说的真比唱的好听,他那一剑足以斩杀所有半步剑灵以下的强者,如果我的修为真的只有剑师后期,还能有机会听你在这里胡说八道?”秦焱回头,便是面对这等超级强者,也丝毫不胆怯。

    “若你真的是剑师后期,便没有资格进入我的拍卖会。”古天河看向秦焱的目光里,已然有了杀机。

    秦焱回头看了一眼古天河,便是轻笑一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我丹王的拍卖会,岂是你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的地方?”随着古天河话音落下,两道身影便是突然浮现在了秦焱的前后。

    这两道身影赫然便是这位丹王的法外化身!

    秦焱顿住了脚步,并没有继续往前走。他测过脸来看向了那站在岛屿上的丹王:“我已经决定放过你们,难道你还非要赶尽杀绝?”

    “放过我们?我丹王的道场,岂容你来撒野?华天宇,杀了他!”话音落下,他便是转过身去,走向岛屿的中间,消失在了秦焱的视线之中。

    接到法旨的华天宇,狞笑着来到了秦焱的面前。他上下打量着秦焱,却是鄙夷的摇了摇头:“一看就是从别的大陆刚到中洲,呵,连我华天宇是谁都不知道。我爹那可是丹王的徒弟,换言之我就是丹王的徒孙。在我师祖的道场,也敢与我作对,不知死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华天宇狞笑着,隔着数尺的距离,便是一剑对着秦焱劈来。

    而站在秦焱身前身后的两道丹王的法外化身,却是将他所有的退路全部堵死,使得他不得不硬接华天宇这一剑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天骄不可辱!”

    秦焱蓦然抬头,一拳迎着他那一剑便是轰出。脆响传来,隔着数尺的距离,华天宇的剑甚至连秦焱的肉身都没有碰到,便是被秦焱的一拳,直接把肉身给轰爆了。

    鲜血迸溅,染红一地。

    “你竟敢杀我徒孙,找死!”

    没有想到,只是瞬息,秦焱便是拳爆华天宇。那一前一后两道法外灵身,便是齐齐对着秦焱轰来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本尊在此,我或许还有所忌惮。这两个连剑丸都没有的灵身,算什么东西!”秦焱掌中不知何时,闪烁而出一柄利剑。

    惊雷剑法!

    剑芒暴涨,只是一瞬便将这两道没有剑丸的法外灵身直接斩杀。

    随着这两道法外灵身陨灭,那岛屿之上便是传来了一声惨叫。丹王古天河毕竟只是刚刚踏入剑灵,还没有来得及稳固修为与身外灵身,因此秦焱一剑便可斩去他的灵身。这一斩,至少也得修养三十年,才能将灵身恢复。

    “秦焱,我丹王古天河不杀你,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岛屿之上,丹王古天河很想出手,可是灵身溃灭,本尊也会受伤,因此他只能嘶吼一声,却是出不了手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初入六品的炼药师,还妄称丹王。呵呵,若你真的是丹王,就先把你自己的病治好吧!”秦焱收回宝剑,便是迈步往外走去。可就在他马上走出去的时候,那古天河突然叫住了秦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得了病?”

    “你的这种病,我曾经在一位剑灵身上见到过。碰巧,他的病也是我治好的。”秦焱说的自然便是药城那位老祖,确切的说药城老祖的病和这位丹王的病差不多。只不过,丹王的病并没有当初药城老祖那么严重,病入膏肓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秦焱轻笑,迈步来到了传送阵面前,正要往里走。

    不料,那位古天河竟拖着重伤的身体,突然从那岛屿之上消失,出现在了秦焱的身前,拦在了传送阵出口处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我的病症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吐纳时,奇经八脉隐隐作痛,丹田呈绞痛。至少三年,对不对?”秦焱平静的望着古天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我……我还有救吗?”古天河浑然忘记了徒孙华天宇就是死在秦焱的手上,竟在请求秦焱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岛屿上坐等拍卖会开始的四个武修,一个个都懵了。今天这先是华天宇挑衅秦焱狂妄在先,接着秦焱要杀了华天宇,揭露出古天河乃是华天宇师祖的身份。

    接着华天宇与古天河两道灵身全被秦焱斩杀,再到最后,以为要不死不休的时候,秦焱竟然一语道破古天河不为外人所知的病情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一个个都懵了,这秦焱到底是何方神圣?昨天一拳打爆了花少,没人敢阻拦。今天又和丹王古天河冲突,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?

    “子时城北见我,到时候再说,现在没心情。”

    秦焱轻笑一声,推开古天河,走出了传送阵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古天河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,甚至等到秦焱离去之后,他都看都不看地上躺着的徒孙华天宇。与纠.缠了自己数年的怪病相比,死了一个徒孙,又算得了什么?不过,两道灵身有点惨,但事情也不大,大不了再修炼个三十年,就又凝聚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拍卖会不做了,你们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回过头来,古天河鄙夷的望着坐在岛屿石亭下的四个人,而后转身离去。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