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直面白虎堂

作品:《重生之丹武独尊

    第093章:

    “你是谁?我并不认识你!”秦焱耸了耸肩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坐在高台上的赵家大小姐断喝一声,可是接下来,另一边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便是抬了抬手,摇了摇头。赵家大小姐这才闭嘴,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步入大厅,孙劫向在座各位长老前辈点头示意后,便是离开了。只剩下秦焱孤身一人,面对着白虎堂上下数十位剑者后期以上,乃至于剑师层次的强者。

    白虎堂数十丈方圆,大厅之中雕龙画凤,很是气派。高台之下,有着两列坐席,数十位剑者及其剑师层次的强者列坐。往前看去,在那两列坐席的尽头,便是一个有着三列台阶的高台。

    在那高台之上,还有着七个座位。其中六个乃是分列两边,居中一个,气宇轩扬的摆放在最高处,显然便是那位唐家家主所坐之地。

    那高台上其余六个座位上,有着五个强者落座。其中便是有着赵家大小姐以及两位秦焱并没有见过的老人。

    这次会议,应该是来自赵、乔两家的压力,被迫进行。

    毕竟,对于秦焱的做法而言,唐家非但不会去怪罪他,反而会去表扬。

    秦焱那可是以一己之力对抗八大势力,为唐家正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秦焱更为坦然。

    “大胆孽徒,竟敢在九大势力聚首这么庄重的场合,做出这样的事情。还不向家主以及乔、赵两家前辈下跪赔礼认错?”就在秦焱刚踏入这里的时候,那坐在末席的一个白胡子老人便是呵斥道。

    接着,他所属的那一竖列座位上,不少人都是对着秦焱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反而,在他们对面的那一列,却没有任何人开口,显得很是淡然。

    “敢问这位长老,我秦火,何罪之有?”秦焱负手而立,昂首而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孽徒,到了这个地步,还不知悔改。真以为,少年人逞强好胜,杀了几个天骄,就觉得自己不可一世了?孽障,跪下!”那白胡子老头显然对秦焱很不满意,此刻愤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焱冷笑,并没有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跪下,向两位远道而来的前辈道歉。我们还能保你一命,要不然,等到两位前辈出手,我们可一点都不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跪下。”

    望着这一竖列的强者兴师问罪,秦焱却是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椅子,当即便是翘着二郎腿坐在了那里,不屑一顾的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白皙的右手五指更是敲打在椅子上,很是惬意。

    “家主,我觉得,像秦火这种自恃功高,桀骜不驯,狂妄无知的人,就不该教他武学,更不该让他恃强凌弱,欺辱乔家、赵家两大家族。乔家、赵家两大家族,毕竟在咱们帝都经营多年,我们万不可因小失大。”

    那白胡子老头虽在末席,但却不惧任何人,当即便是站起身来,对着那居中落座的唐家家主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像这种竖子,就该废除武学,让他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是应和道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那坐在高台上的赵家大小姐,更是洋洋得意的看着秦焱。当日,她看到秦焱纵横无忌,甚至将乔家家主都是斩杀。真可谓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。联想到之前她遇到秦焱时,只觉得这家伙是个不值一提的小人物。这种强烈的不真实感,让她很是苦恼。

    甚至,苦恼到了极点,便是成为了憎恨。

    她憎恨这个秦焱,为何看起来这么年轻,毫无背景之下,却为何能够走到这一步,让她都要仰望。

    她憎恨自己,为何出身名门,含着金钥匙长大,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。

    两种感觉在她心里交叉,到最后便是爆发出强烈的嫉妒。

    她嫉妒秦焱,嫉妒到想要将秦焱杀死的程度。既然自己那些哥哥不行,既然连乔家家主都不行,那么,今日她就要看看,自己的爷爷甚至是这些同为唐家的人,到底会怎么将他折磨致死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,秦火到底该如何处置?”那居中落座的唐家家主看向了另一边,一直没有开口的另外一列人。

    “家主,我觉得秦火虽然有过,但却对我唐家有大功。首先,我们唐家之前几年连内厅都没资格踏入,今日秦焱却是用真实行动,为我们唐家打开了内厅的大门。这不是功劳,什么才是功劳?因此,我觉得功过相抵,此事就此打住。”

    另一列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秦焱有什么功劳?滥杀无辜?恃强凌弱?我觉得,这样的内厅还是不进的好,省的别人戳着我们的脊梁骨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什么功劳?我看这小子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账东西。因为这区区的一只蝼蚁,而招惹乔家、赵家两大势力,家主,我们值得吗?”

    两方人在激烈的争执中,坐在首位的唐家家主,以及坐在台上的五人,都没有开口表态。就连那坐在另外一边的秦焱,也是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似乎很是淡定,就连到了这种地步,似乎对他都是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一边的孙劫,看着秦焱,越发佩服他。这件事情换做是他,早都吓得坐不下了。

    “各位静一静,我觉得,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。”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,那坐下的秦焱,却是轻笑着摇头,旋即,更是站起身来,出现在了两列人群的正中间。

    看到整个堂上所有人的目光,都是汇聚在了自己的身上。秦焱才冷笑一声,摇了摇头:“你们为了我在争执,却丝毫不考虑我的感受。是不是觉得,你们可以掌控我的命运?一言就可判我生死?嗯?”

    秦焱环顾四周,那一双犹如从地狱之中挣脱出来的恶魔般的目光,更是让在场不少人胆寒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还不坐下?我们说话,哪有你插嘴的份?”那白胡子老头不屑的看了一眼秦焱,一挥手,更是有着一股巨力附着在秦焱的身上,想要让他跪下。

    却不料,那一股巨力刚附着在秦焱的身上,便是寸寸碎裂。

    秦焱的目光却在下一瞬,落在了老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敬你是长老,你才是长老。我不敬你是长老,那你又算什么东西!”话音落下,他一掌落下便是有着一股巨力,轰然压.在了白胡子老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椅子粉碎,白胡子老人当即便是坐在了地上,任他再运功也根本冲不开秦焱的束缚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是我做的。如何处置,是你们的事情。但接不接受,却是我的事情。想要对我实施惩罚,甚至废除功力,扔出唐家大门,只要你们嫌活得不耐烦了,随便来找我。今天心情不好,再会!”

    秦焱冷哼一声,丝毫不顾大厅之中一双双诧异的目光,转身扬长而去。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