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还不跪下?【第二更】

作品:《重生之丹武独尊

    怎么会是他?

    苏雨柔惊呆了,她万万没有想到,这新上位的徐大长老的后台竟是他。

    天神宫年青一代,秦海洋。

    秦海洋乃是天神宫秦氏一脉中,秦焱小叔的最小的儿子。

    因为秦海洋是秦氏一脉年青一代年纪最小,修行天赋也不错的幺子。因此,备受长辈..宠..爱。而且,他从小就骄横跋扈,便是整个帝都,也没人敢招惹他。

    秦焱小叔更是在秦海洋六岁的时候,就安排了一位剑者后期的强者,给他当老师亲自辅导。

    十年之后,十六岁的秦海洋,前不久终于如愿踏入八重感悟境。秦焱小叔也将他送入了剑神学院。辅导秦海洋十年的老师徐乾,也从剑者后期,踏入剑师。自然便是顺理成章,在剑神学院当上了长老。

    秦海洋自幼就受的长辈万千.宠.爱,再加上自己的性格,也就养成了骄纵跋扈的个性。踏入剑神学院之后,更是无恶不作,早已引得不少人怨声载道。可有着徐大长老的庇护,加上秦海洋自己的背景,众人自然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看到他走了出来,课堂上不少人都是赶紧闭嘴,不敢再看一眼。

    要知道,前不久,秦海洋就刚把学院里一个当他面说话的高官子弟给打死。而且,那位高官最后还亲自上门道歉。学院里更有一句话传说,见到秦海洋不要说话,不要看他,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“海洋,这事是个误会。看在姐的面子上……”苏雨柔虽说不清楚秦焱为何不抛头露面,但她明白,既然秦焱这么做,一定有他的想法。那自己最好将这些事情搞定,不让他生气。虽说她对秦焱已然绝望,但她的性格之中,带着一丝的倔强,让她觉得自己还可以在努力一下。

    “苏雨柔,别忘了。你不姓秦,你根本就是个外人。有什么资格,对我指手画脚?还有你唐妍,别以为有我哥给你撑腰,你就耀武扬威。我想做什么,就是我哥他亲自站在我面前,也不敢对我说个不字。”秦海洋冷笑一声,目光从两人身上掠过,便是落在了秦焱的背影之上。

    初看,他竟感到这人有些熟悉。可是,转念一想,自己这么些年见过的人太多,保不齐又是哪个自己收拾过的废物,也就释怀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小子,废了我师兄,伤了我师父?”秦海洋站在秦焱的背后,冷声开口。

    他虽说修为不高,但是有滔天的背景撑腰,便是普通的剑师强者,在他眼中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秦家长辈们那么努力,为你们撑起了这片天。你们就这样对待他们的努力?一个刚刚踏入剑师不久的人,就能自称大长老,一个区区剑者,做了个负责安保的老师,就敢以权谋私,耀武扬威。秦海洋,这些都是你在背后撑腰的吧?”秦焱心寒,他之前踏入剑神学院,待了五六年,除了自己班的人,就没有人知道自己是秦家之人。

    便是与自己不同班的同宿舍哥们,也是到最后才知道自己身份。

    这个秦海洋倒好,刚来剑神学院不到半个学期,上着普普通通的一年级,就靠着秦家的背影,恃强凌弱,为非作歹,搞得学院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秦家子弟,他是天神宫秦家一脉之人。

    “你算哪根葱?敢直呼本少爷的名字?还敢这样教训我?别以为你是唐妍的学生,就能这样对我说话。我告诉你,别说唐妍,便是她背后的秦焱,也不敢你对我这样说话。找死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秦海洋话音未落,便是听得一声爆响传来。一口血喷出,秦海洋当即便是在空中旋转几圈,嘭地一声摔在地上。只见戴着斗笠,披着披风的秦焱一巴掌落下,便是将这二世祖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呲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无论是考场上所有的考生,还是跟着徐大长老走来的众多狗腿,以及那靠着墙壁还没站起来的唐妍,全都惊呆了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家伙真不怕死?连天神宫秦家一脉的传人都敢打?

    “少爷,您没事吧?你这小子,把天都给捅破了。来人,快去叫院长,快去叫院长。就说有人对秦家子弟出手。快!”早已有人冲上来,抱着秦海洋。也有人早已跑了出去,通知院长。

    “行,你小子行。有种你别走,我今天不杀了你,誓不为人。”秦海洋牙都碎了,鲜血不断从口中涌现出来。指着秦焱,暴怒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叫什么?敢说出来吗?”抱着秦海洋的下人狠狠地看着秦焱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,你不配知道。”秦焱冷笑,越过两人,越过苏雨柔,来到了唐妍的面前。轻轻将唐妍扶起来,柔声道:“没事吧?没有摔疼吧?刚才我没来得及出手,都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打了秦家人,把天都捅破了。此地不宜久留,赶紧走吧!”唐妍吓得眼泪都下来了,虽说她很是倔强,一路走来,呈现出女强人的一面。可并不代表她就目空一切,凡事她都知道利弊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岂不是要让你受苦?”

    “我是炼药师联盟的人,还有秦……秦焱为我撑腰。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,你赶紧走吧!听我的,赶紧走,别回头。”唐妍抬起头,倔强的看着秦焱,想要把他推走,却不料,秦焱犹如石佛,根本推不动。

    她终于急了:“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,可你这么做值得吗?你天赋很好,感悟境就能将剑师打败,可你知道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吗?一会儿等院长来了,你连走的机会都没有了。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走的,谁也奈何不了我,我一走,他们一定会报复你的。秦焱再厉害,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。”秦焱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固执,和秦焱一……”说到这里,唐妍突然一惊,她终于想起面前少年和谁相似了。再加上刚才面前少年为自己做出的那一切,她终于幡然醒悟。刚想说什么,不料秦焱食指轻启,柔和的放在了唐妍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唐妍的话,也被这一指全部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一旁不远处的苏雨柔似乎突然失去了所有支撑的力量。砰的一下靠在了墙上,她终于明白,自己为何一直得不到秦焱的心了。唐妍可以在不知道他是秦焱的时候,就为他着想。

    而自己,只有在知道他是秦焱之后,才走出来为他挡刀。

    之间的差距,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她失魂落魄的走回了教室,坐回了座位上,将头埋在了双臂之间,再也没勇气抬起头看秦焱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听得一声惊呼传来,那秦焱早已见过的老院长郑不易,便是迈步走来。扶着躺在地上动不了的秦海洋。

    “秦公子,没事吧?都怪我救驾来迟,还请恕罪啊!”郑不易额头上汗都冒出来了。秦海洋可是秦家长辈亲自送过来的,而且,那位秦家长辈还亲自叮嘱他,一定要照顾好秦海洋,要是少一根汗毛就拿他试问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这哪是少一根汗毛啊,这根本就命悬一线了。

    要完,要完啊!

    郑不易擦了擦汗水,赶紧站了起来,看向了四周众人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?到底是谁?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,为秦公子报仇。”郑不易一身剑师中期的修为毕露无疑,浑身气焰更是熊熊烧起。这一次他如果不全力出手,到时候秦家长辈试问,他还真的没办法交代。

    “院长,就是他,就是这个小子。我要他死,我要亲眼看到他死无葬身之处。”秦海洋怒喝一声,便是指着靠近走廊尽头的秦焱背影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?”郑不易喘着气,对着走廊深处便是走去。秦焱与唐妍在走廊的尽头,而秦海洋他们在走廊的中间,两者之间的距离足有数丈,因此,便是郑不易都没有看清秦焱的身影。

    等到郑不易走到走廊尽头之时,便是秦海洋等人也已经不太能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怎么这么眼熟?”郑不易暴怒而来,可是他越看秦焱的背影就越是眼熟。郑不易能够混到这一步,自然不是普通人,他最厉害的就是看人的本领。任何人只要他看过一眼,听过声音,下一次哪怕是看到背影,哪怕只是一句话,都能认出个八.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他越看心里越是没底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熟悉的背影,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难道,自己曾经遇到过他?

    “哦?听说你要杀我?是吗?郑院长?”秦焱转身,虽然隔着斗笠,可是他的声音却是顷刻间落下。郑不易听到这句话,心里登时便是一惊,那迈步而来的脚步更是随之顿住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郑不易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少年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将斗笠丢在地上,秦焱的脸庞便是显露在郑不易的眼前。

    秦焱!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郑不易当即便是对着秦焱跪了下来。他消息灵通,自然知道早在半个月前,秦焱就已经继任了天神宫掌门人之位。天神宫掌门人,在所有玉兰帝国人心中,便如神祗一般,与修为无关,与年龄无关,只要这个人是天神宫掌门人,那么在玉兰帝国人心中,便是神。

    就需要膜拜!

    郑不易当即便是跪下,连忙磕头。

    看到郑不易磕头,那些没有看清楚秦焱脸庞的人,还在纳闷。秦海洋更是暴怒的从下人怀中挣脱出来:“郑院长?你在干什么?他是打我的人,他是伤我师父,废我师弟的凶手,你向他磕头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的身影便是已经来到了走廊深处。紧接着,他的眼瞳深处便是有着一道身影映照而来。接着,来自对方的声音也是猛然落下。

    “秦海洋,还不跪下?”

    旋即他的灵魂深处便是有着一种难以抵抗的压力袭来,砰然跪在地上,他几乎不敢抬头,死命的磕头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,现在的秦家,现在的天神宫,全听秦焱一人之令。

    他虽备受长辈.宠.爱,但毕竟大家只是把他看做子侄。而秦焱,经过紫禁之战后,已然成为了天神宫掌门人,便是自己的父亲,都要矮他一截。

    他带着哭腔说道:“大哥,我错了,我狗眼看人低,我狗眼不视泰山,还请您大人有大量,大哥,饶了我吧!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那走廊中端的众人彻底懵了,听到那声音的考场考生也都愣住了。只有沈圭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叹了口气:“你终于知道回来了!秦焱。”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