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你不懂丹道

作品:《重生之丹武独尊

    一声滚,整个房间动摇起来,数根擎天巨柱都是纷纷龟裂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之中,无数的强者都是抬起头来,看向了秦焱。一双双讥讽与轻蔑的目光,齐刷刷射在后者消瘦的身躯之上。所有人的冷漠,以及那高踞首座的堂哥,居高临下肆意的践踏,与此刻汇聚成一副人生百态。

    就连江书恒都感觉有些不妥了。就在他刚想说什么的时候,却不料秦焱冷冷一笑,缓步走到了江书恒的身前,一双锐利如刀的目光,扫过在场每一个人,最终落在了秦玄朗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坐井观天的蝼蚁,又怎知天之浩瀚。一个个这么一大把年纪,才踏入区区八品炼药师,就觉得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。却不知道,在我辈大能眼中,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。”秦焱轻笑,锐利如刀的目光,直射那位高高在上的堂哥:“堂哥,你这个所有人眼中无敌天下的少年英豪,堂堂剑灵老祖的亲传弟子,未来的羲皇帝国炼药师联盟的盟主,从小到大,还不是一次次被我比下?所有的秦家长辈,最疼爱的还不是你的堂弟——我。”

    秦焱最清楚,秦玄朗的软肋在哪里。

    别看秦玄朗一向眼高于顶,似乎众生在他眼中都是蝼蚁。

    可谁又明白,一直将这些毫无隐蔽显露在外的他,却是一个骨子里很自卑的孩子。俗语说,越是缺少什么,便越会炫耀什么。

    秦焱的堂哥——秦玄朗便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攻敌攻心,既然秦玄朗选择与秦焱站在对立面。

    既然秦玄朗要把秦焱逐出这里。

    那么,也就别怪秦焱不客气。秦焱虽不是十恶不赦的坏人,但也绝对不是一个烂好人。秦玄朗走了之后,他的母亲,秦焱的叔母一病不起。若非叔父度尽元气,叔母早已驾鹤西去。

    便是如此,叔母每次想起秦玄朗,都还是心疼。

    这样的母亲,这样的父亲,秦玄朗又怎么能这般无情无义?秦焱叹了口气,之所以小时候叔父叔母一直看好秦焱,冷落秦玄朗,根本就是在磨练他的意志。谁都知道,秦焱天赋不好,在这个武道至上的世界里,天赋不行便是废人。

    为了让秦焱不会从小就在冷眼中沉.沦,再也起不来。包括叔父叔母之内,秦家一脉所有人对秦焱都很好,都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对待。而秦玄朗天赋异禀,早早便是有了成功的迹象。

    叔父叔母自然便是很放心的让他自己摸索。谁知道,最终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今日,秦焱便是要为叔父叔母狠狠地出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长辈看中?一次次比下?秦焱,你都多大了?还沉浸在长辈的关怀之中。”秦玄朗眼底的鄙夷,丝毫也不隐晦。站起身来,他几步便是来到了秦焱的面前,秦玄朗比秦焱高出一头,再加上那一身壮硕的肌肉,更是与秦焱那瘦胳膊瘦腿有着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“长辈们的关怀重不重要,我想堂哥更清楚吧?”秦焱目光直视着秦玄朗,不卑不亢。似乎根本不害怕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我终究亲戚一场。今日我给你一个机会,但如果你抓不住,就给我趁早滚蛋。这里一十三位炼药师联盟高手见证,也算给足你面子。”秦玄朗踏入炼药师联盟后,卯足劲修行,为的不就是在所有人面前证明,他比那个废物强吗?

    现在,这个废物就在自己的面前,他更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给我机会,那我当然不会不给面子。说吧,怎么个机会法?”秦焱对这个堂哥再清楚不过,秦玄朗是个瑕疵必报之辈,为了这一天不知等了多久。他拜入的是玉兰帝国西边,羲皇帝国的炼药师联盟。

    为的便是能够摆脱秦家的耳目,专心修行。

    并且,前世秦焱一直到离开修真星,都没有见到秦玄朗。显然,便是因为这位堂哥在修行途中遇到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秦焱目光微微一闪,便是想通了其中玄奥。

    想必,前世秦玄朗便是在修行数年,登顶羲皇帝国炼药师联盟之后。回到玉兰帝国,准备借给剑灵老祖炼药之事,打算名扬万里,然后光宗耀祖般的回到秦家。

    可惜,那位剑灵老祖最终还是遗憾陨落。

    此事并没有成功,以秦玄朗的个性,自然便是心灰意冷之下,不知去了哪里。所以,便是秦焱获得混沌剑丸,一飞冲天,离开修真星那日也终究没有再与他见面。

    这一世,两人终于相遇,这场跨越了两世的对决也终于可以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“我们比试三场,你只要赢一场,我便输。”秦玄朗背负双手,居高临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堂哥你我毕竟是血脉相连的亲戚,这样不好。”却不料,在听到这句话后,整个大厅之中,众人齐齐眼前一亮的瞬间,秦焱摇了摇头,似是畏惧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看玄朗,再看看这秦焱,同样是秦家人,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也不看看玄朗到底有多厉害。十八岁的剑者,十八岁的半步七品炼药师。试问天下,还有哪个年轻才俊,可与玄朗一战?”

    “本就是如此,莫说是这秦焱,便是在座的我们,又有谁能是玄朗的对手?”

    “羲皇帝国炼药师联盟剑灵老祖的亲传弟子,只是这一个招牌,就足以睥睨一方,傲立年轻之辈巅.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激烈议论,对秦焱颇有微词,连江书恒都有些侧目之时。秦焱的后半句话才终于缓缓落下:“这样吧,我输一场算你赢,如何?你毕竟是我兄长,做小弟的自然还是要让一让兄长。你们说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秦焱戏谑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,恍若无物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可怕的寂静,笼罩大厅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有人大喝,更有人怒火中烧,要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太狂妄了,还请玄朗少主出手镇压。”

    “对,玄朗少主一定不要放过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在场之人,都是炼药师联盟中人。秦玄朗作为羲皇帝国炼药师联盟未来的盟主,更是剑灵老祖的亲传弟子,便是他们心中当之无愧的丹道天赋最强者,就是他们心中的神。

    秦焱这般话语,便是赤果果的看不起秦玄朗。看不起秦玄朗,便是看不起炼药师联盟,看不起炼药师联盟,自然便是看不起他们在座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不过,秦焱还真是这么想。以他前世三百年纵横宇宙,举目无敌。剑神不出,威压当世的眼界,这群人所谓的丹道,不过就是小学生刚学会的十以内加减乘除罢了。

    便是炼药师联盟中那些举世无双的一品炼药师。在前世那都是连给秦焱提鞋的资格都没有,莫说他们。

    就连一边一直对秦焱很是高估的江书恒,此刻都皱起了眉头。江书恒之所以将秦焱拉来,便是因为秦焱那一手灵药再生的能力太强,想要借助他,将那些拥有数百年药力的药材,再次生长罢了。

    就连他,都不曾想过真的要让秦焱接触炼药。毕竟,秦焱的修为的确还有些低。可是,现在秦焱所表现出来的狂妄,却似乎是在说,在场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如他一人。这未免就有些狂妄了。

    心中对于秦焱的印象,也着实坏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我拉来的竟是一个目光短浅,冲动莽撞的家伙。”江书恒让开道路,摇了摇头。在他眼中,这一场比试秦焱根本连一丝胜利的可能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很欣赏你,不过,谁让你遇到的是我呢?我的焱弟!”秦玄朗轻笑,转过身去便是缓缓开口:“第一场比试,我们比拼灵魂之力。看谁能将这丹炉之火,催动的更大。别说我不念兄弟之情,我给你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那请堂哥先出手吧!”秦焱轻笑。此时,大厅之上,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汇聚在秦玄朗的身上,这位剑灵老祖亲传弟子的魂力,惊天动地。只是,这些都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,并没有人亲眼见到过。

    此时,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他。想要看看,传说中魂力惊天的秦玄朗,到底多厉害。

    只见,秦玄朗轻轻一笑,一掌按下。磅礴的灵魂之力,从他的体内倾泻而出。整个大厅之内,魂力如海,所有人的心中都似被那重锤击中,一时间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接着,一声断喝从秦玄朗口中传出。随之,那玄级丹炉陡然升温。紧接着,如胳膊粗细的火焰陡然喷薄而出,竟在空中化作两条赤龙,交织摆舞。几乎在同时,大厅之中的温度瞬间提高,众位修行之人都是大汗淋漓,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之后,双龙慢慢消褪,回到了丹炉之中。周围温度却是在一刻钟后,恢复原样。

    “玄朗少主,功参造化,世所罕见。这般手段,便是七品炼药师也不过如此了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了您,羲皇帝国炼药师联盟分部,可再兴三百载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知道我们少主的厉害了吧?现在滚蛋,还来得及。若是再执迷不悟,不等少主发话,我等就可以轻易将你斩杀。”

    “滚啊!”

    大厅之上,十几位炼药师倨傲的望着秦焱,一道道夹杂着嘲讽、冷笑、鄙夷的目光,更是将秦焱消瘦的身躯笼罩。

    “焱弟,别以为学会了一些旁门左道,就可以来坑蒙拐骗。今日乃是为剑灵老祖炼药。这扇门,你没有资格踏入!”转过身来,一脸冷冽的秦玄朗冷漠的望着秦焱。他想从秦焱的脸上,看到当年自己那种出离的愤怒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什么都没有看到。他只看到了犹如深渊般,不动如山的镇定。

    这小子,到底从哪里来的镇定?

    他难道真以为,自己那三脚猫的功夫与那烂到家的天赋,真的能比的上我?秦玄朗眉头紧锁,滔天的愤怒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堂兄,数年不见你的魂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弱啊!你来炼制这枚丹药,难道是想要害死那位高高在上的老祖吗?”秦焱平静的望着秦玄朗,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,犹如刀剑在厮杀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?玄朗少主不行,难道你行吗?”那坐在末席的光头,愤然开口。

    接着,其他人也都齐齐应和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没有实力,只会动嘴皮子的人,下场便是没有一个人帮你。我数到三,还不出手,就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就在秦玄朗话音未落之际,秦焱一只手猛然按下。紧接着,那距离秦焱数十步的丹炉,轰然便是传来了一声巨响。随之,室内的温度瞬间攀高数倍,便是在场这些修道之人,也都是连喘气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一阵脆响随之传来。紧接着,那偌大的丹炉,赫然在瞬间变大。与此同时,那本已平息的丹火,再度凝聚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一头比之刚才秦玄朗放出的两条龙都要粗壮的火龙,仰天嘶吼,挣脱出丹炉,在那大厅上空不断翻腾。这还没有完,在这条火龙还在肆意遨游的时候,第二条龙,从那丹炉中出现。

    还没有完,那丹炉慢慢在变小,一条条巨.龙挣脱而出。

    在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之下,便是秦玄朗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秦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前者的身边,面带微笑的他,冷笑开口:“你不懂丹道!”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