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1章 大结局

作品:《父命成婚:嫁给首席总裁

    第341章大结局

    “不要打开它……”同一时间,慕容慧也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俩却都未能阻止阮治君疯狂的行为,水晶棺材被成功的打开。里面蒙蒙的尸体,更加清晰的展现在他们的眼前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蒙蒙真的是一个典型的美女,皮肤白皙水嫩,完全不像是一具放在这里三十多年的尸体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上,还依旧穿着,曾经慕容奇亲自为她,穿的红色古典嫁衣,

    “在这个世界上,真的有长生不老的药?不……”阮治君独自一个人激动的喃喃着。“没有什么长生不老的药,是永驻青春的药,这具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。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阮治君现在的身份,虽然很高贵,可是他请了全球各地的整容医生,帮他医治脸上的伤痕都没有办法。现在终于让他找到了灵药。

    等他恢复了曾经的容貌,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走在人前,并且向世界宣布他的身份,不是什么阮治君,而是邓明南之子邓治君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不要碰她,你听不到吗?”此时此刻的慕容渠早已忘记了,什么长生不老的药,整个心思都在蒙蒙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开……”阮治君愤怒的将他推倒在地,慕容慧见这两个疯狂的男人,她没办法插手,只能愣愣的站在原处。

    “东西呢?东西在哪里?”阮治君将棺材里面的蒙蒙尸体翻来覆去,试图寻找到灵药。“为什么没有?到底在什么地方?你们快说啊……”他回头盯着他们兄妹俩大声的质问。在没有得到答案之前,他又将目光转移到蒙蒙的尸体上。“对,你既然死了那么久,都还能将尸体保存得那么完好,灵药一定在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阮治君伸出手去,将蒙蒙的脸颊捏着,果真在她的口中,找到了一颗白色的像珍珠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它吧?哈哈……”他兴奋的笑着。

    突然,蒙蒙没有那颗护体的珠子,原本美若天仙的尸体,瞬间老化,变成一滩恶心又难闻的死水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蒙蒙……”慕容渠撕心裂肺的吼叫着,翻身起来,连手带脚快速的向水晶棺材爬去。

    阮治君高兴之余,不料手中的珠子,随之也跟着腐化,变成一滩水,快速的从他的手指中流出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灵药呢?灵药怎么会腐化呢……”他赶紧用自己的手,小心翼翼的将手上的腐水捧着,甚至做出一个过激的行为,就是将手指伸进口中,疯狂的舔食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不能吃,不要……”慕容慧大声的向他吼道,可此时此刻的他,哪里还能听得住她一句劝啊。

    突然,洞穴里面再一次摇晃起来,并且这一次的摇晃,比之前摇晃得更加厉害。不仅如此,他们所呆的这个洞内,还从顶部掉落下来了石块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走吧,这里要倒塌了,不能再继续呆了。”慕容慧跌跌撞撞的跑到慕容渠的身边,急切的劝说着他。

    “蒙蒙,你不要离开我……我还要跟你一起长生不老呢……”慕容渠像疯了一般,完全听不到慕容慧的话。口中一味的喃喃着,心中想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长生不老的药,我一直都在跟你说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当年爸爸只是让一个专业医生,为蒙蒙的尸体,做了特别的护理,让她在这里平静的永存不朽罢了。你为什么还要来打扰她的生活?是你,是你让她彻底的消失的。”慕容慧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,劝说,说道理。“哥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世界上没有什么长生不老的药,我只是想在心中,给自己留一个念想,我必需逼迫自己相信,否则我根本就没办法,让自己活下去。当年蒙蒙死时,我就已经死了……啊……”头顶的一块石头,重重的砸在慕容渠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快走。”慕容渠摔倒在地,示意慕容慧不要再去管他,更不要再靠近他。“慧儿,是哥这些年对不起你,哥一个人痛苦也就罢了,可我还自私的把你拉进来,不仅如此,还让纯雪,还有珊彤受了那么多的苦。哥现在清醒还不算太晚吧?你快走……告诉纯雪和珊彤,是舅舅对不起她们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慕容慧想要去救他,可是地洞摇得实在是太利害,她根本就没有能力再靠近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阮治君听着他们兄妹俩的对话,恼羞成怒,可在这种情况下,他又不能对慕容渠做什么。

    是他被慕容渠误导的,说这个世界上有四块四大家族的传家玉石,有一个秘密的地下宫殿,里面有很多宝贝,其中最让人心动的就是一种可以让人永驻青春的药,甚至还可以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他一步一步被慕容渠引入了歧途,最终却什么都没有得到。他就像是慕容渠的一颗棋子,被他玩弄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不!应该不完全是因为慕容渠的误导吧?是因为他的贪念,如果他不贪,不想为父母报仇,又怎会落入这种地步呢?

    慕容慧在这关键的时刻,根本就救不了慕容渠,只好听他的话跑出这个洞,眼睁睁的看着慕容渠,活生生的被掩埋在里面。

    慕容渠死了!他但比活着要幸福。因为在这里有蒙蒙一直陪着他,他的心不在有孤单。也不会再有贪念和执念。

    最里面的洞穴,受到了严重的损害,导致外面的洞穴,也跟着剧烈的摇晃。路敬腾他们不知道里面的地形,迷路在其中,除了四处流窜,寻找出路,什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遇到了龙庭和孟云佳,以及路敬雄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出口吗?”路敬雄怕死,不想死在这里,在他看到路敬腾他们的时候,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,急切的向他们奔跑过去。孰不知道,他们也跟他一样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看到我妈没有?”汪纯雪现在关心的,并不是什么出口,而是慕容慧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妈?我们先出去再说吧,这个洞要倒塌了。”路敬雄听不懂汪纯雪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纯雪,不要再往里面跑了。”路敬腾拉着往里跑的汪纯雪。“路敬雄说得对,我们先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我妈在里面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汪纯雪挣扎着他抓着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旁边的慕容珊彤,身子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,傻傻的望着路敬腾对于汪纯雪的好。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担心的声音,回荡在慕容珊彤的耳边,紧接着,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某人扑倒。等她翻身起来,才发现宫霖潇为了保护她,手臂被洞顶上的石头砸伤。

    洞顶上的石头,此时越掉越多,同一时间,路敬腾用自己的身体,尽力的护着身子娇小,且又单薄的汪纯雪。

    在这种紧急的情况下,她没有机会反驳他对她的好。一块块石头,疯狂的掉落,她似乎清晰的听到了,石头砸在路敬腾身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家跟我走……”慕容慧不知从哪个洞里走出来,对着众人急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质疑,她所带的路,到底是否正确。也没有人反对,纷纷紧跟着她,向左边的那个很小的洞内跑去。

    洞内很小,只能够容得下,两个人并排走的空间。

    路敬腾护着汪纯雪,慕容珊彤则扶着受伤的宫霖潇,紧接着,是龙庭与孟云佳相互扶持着,只有路敬雄和阮治君两个人是落单的。

    慕容慧带往他们走到洞口的时候,那个小洞穴,几乎摇晃得连人行走都很困难。她留在了最后,因为她看到了头顶的石门,正一点一点的往下挤压。里面的人都是她最爱的亲人,她一个都不能放弃。

    “快点走,快点……”

    情况实在是太紧急,没有一个人注意到,慕容慧是用自己的身体,在支撑着那道往下挤压的石门的。直到最后一个人出去后,慕容慧已经没有机会,再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妈呢?”汪纯雪走到外面,这才意识到慕容慧不见了。“妈,妈……”她回头望着石门处,激动得疯狂的嘶喊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的慕容慧,已只有一张面孔在洞门前。

    “快救救我妈妈……”慕容珊彤也撕心裂肺的呐喊。

    宫霖潇和路敬腾一同冲上去,想要将那道门给支撑起来,可是石门实在是太重,根本就没办法撑起。

    “不要管我,请你们……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女儿们,是我欠她们的,请答应我……”慕容慧虽然被石门压得很痛苦,不过在这一时刻,能够一同看到汪纯雪和慕容珊彤,齐在她的身边,并亲切的叫着她‘妈妈’时,再多的痛苦,对于她来说也是幸福的一种邂逅。

    “伯母,你快出来啊……”路敬腾拼尽自己的全力,一直支撑着石门。

    “妈,对不起,求求你出来,出来啊……我都知道了,是我不好,是我误会了你,求求你不要离开我,妈……”汪纯雪泣不成声,拼命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没有时间了。”慕容慧狠心的松开,被她们姐妹俩握着的手。连同最后的面孔,也一起被石门挤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走啊……”路敬腾揽着汪纯雪的身体,大声的示意宫霖潇将慕容珊彤带出去。

    一群人在千钧一发之时,终于冲出了石洞,刹那间,整个洞穴里面都倒塌了,使得整个绿野林度假村,都产生了巨大的摇晃,犹如地震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路家二房。

    汪临月发现了路天海和路敬雄之间的秘密,是他们想要搞跨路氏集团,从而陷害路敬腾。

    她进入路天海的书房,将他放在保险箱里的文件,全部都拿出来,独自一个人坐在书房里,用火盆烧掉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后……

    在路心兰的精心策划下,路敬腾对汪纯雪补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。而慕容珊彤在与宫霖潇,在洞穴中所一起经历的生死,也让他们真正的意识到,自己所爱的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路心兰把汪纯雪和慕容珊彤,都当成亲妹妹看待,她干脆一起为他们两对新人办理婚礼。

    孟云佳美梦破灭,做了那么多的错事,没脸再面对路敬腾,她一个人伤心的离开,却在机场相遇龙庭的追随,对于这个一直对她不离不弃的男人,她又怎能舍弃呢?

    墓地。

    慕容珊彤和宫霖潇,以及路敬腾抱着孩子,与汪纯雪一同去看望,埋葬着慕容慧和慕容渠遗物的衣冠坟。

    汪树强在监狱里抑郁而死,虽然他和慕容慧生前,不能好好的做一对夫妻,可是死前的汪树强心愿,却是要跟慕容慧合葬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安息的走吧,我们俩好好的照顾自己,你们再也不用,为我们担心了。我和姐姐现在很好,过得也很幸福。”汪纯雪将手中的鲜花,放在墓碑之前,诚心的祷告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和妹妹现在都过得很幸福,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任性了。”慕容珊彤伸出手去,紧紧的握着汪纯雪的手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们呢。”汪临月推着那个已疯掉的母亲刘惜芳,同自己的弟弟汪临锋,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他们毕竟是一家人,汪纯雪以前虽然很恨他们,可是直到亲人死去之后,她才明白恨,不如释怀要轻松。

    “对,还有临月和临锋……”汪纯雪轻声的喃喃着。

    众人相视一笑……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