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章 克制不上|你

作品:《惹火小妖妃:皇上,坏透了!

    容邪的话一直萦绕在他脑子里,容檀心思不宁地守在苏初欢的身边,他好几次在想,就算欢儿的眼睛好了,他能护她一世安稳吗?

    远的且不说,就容邪所说的玄国,他就头都疼大了。

    玄烨的变态众所周知,容檀自然不可能再让他在容国劫走欢儿,但不能保证他不会出兵讨伐容国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样的话,十个容国都抵挡不了,就算他不坐这个皇位也无济于事,玄烨不会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要想让欢儿一世安稳,就必须要将玄烨这个眼中钉除掉,才无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但是除掉一个最强的玄国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连容邪待在玄国三年,都没能对玄烨怎么样。

    但至少他待过玄国,也了解玄烨,容檀能想到的办法,哪怕他再不情愿,也得借助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所以,他想将楚国交给容邪,与他并肩作战除掉玄烨。

    这是,面前来说,唯一可行的方法。

    三日后,苏初欢再次由崔大夫拆了布,这一次,她刚刚睁开眸子,就刺眼地微眯起眼,因为那久而未见到的阳光而不适应。

    崔大夫再次小心翼翼询问,“苏姑娘,能看到吗?”

    苏初欢闭了一会儿,才再次睁开,她这次清清楚楚看到了面前一脸担忧的崔大夫,和她想象中没什么差别,像个慈祥的爷爷。

    而她再看过去是容邪,他云淡风轻中又有一丝期待地凝着她。

    最后是缄默不语的容檀,俊颜冷硬,仿佛在等她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苏初欢凝着他,终于轻笑了,“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在场的人目露惊喜,崔大夫继续问,“那苏姑娘你起来走两步试试?”

    苏初欢缓缓起身,对着他行礼谢道,“多谢崔大夫替我换眼,让我能重见光明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能看见就好,老夫就安心了。”崔大夫心里默默的说,他那傻徒弟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走向了容邪,面对着他低低勾唇,“看样子你真的瞒了我很多事,容邪,我没想到你竟然能坏到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他不仅救下当年被满门抄斩的她,还救了苏家全家,不过他确实欺骗了她很多事,比如说是容檀是她的灭族仇人。

    容邪听罢,淡淡垂眸,“所以……我才失去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上天给他的最重的惩罚,他连后悔的机会,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也救了我很多次,我们可以算扯平了。”苏初欢含笑道,望着他一如既往的白衣雍容,云淡风轻的样子,仿佛还是她曾经依赖的男人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她此刻心里已经容不下他。

    苏初欢突然想到了什么,着急问道,“我哥哥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崔大夫给他治疗过,他怕你伤心就先回姚村了。”容邪说完,便皱着眉被崔大夫拉走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只剩苏初欢和容檀两人时,她才不得不面对他,抬眸时瞥见他怒意很重的样子,才走过去,“我是有太多的话想和你说,才准备最后一个见你。”

    而她的解释,让容檀有怒气没地方发泄,最终开口,“既然眼睛刚刚好了,就该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见他要走,苏初欢也没拦着,却听话地上了榻休息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某人就如她所料的去而复返,将她翻过身,突如其来地狠狠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初欢抬起手臂挽上他脖子,“我们能好好说话了容檀?”

    容檀要不是看在她眼睛刚刚好不宜动弹,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,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“你想和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。”苏初欢抬手摸过他的脸,“很久没见过你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容檀似乎一点也不怕痒一样,任由她摸。

    苏初欢却突然不说了,转了个话题,含笑道,“其实我还是喜欢你穿大红喜服的样子,就像那日在楚国皇宫一样,特别迷人。”

    听罢,容檀的怒火瞬间降了一大半,薄唇微抿,“一定要翻陈年旧帐?”

    那时都过去了那么久,可是他似乎被她抓到把柄一样,一提这件事就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想到在我失明的时候,我们逃出玄国城门你对护卫说的,你说我是你的妻子,可是我们没有拜过堂,成过亲。我最多算是……你纳的小妾吧?”苏初欢扯了扯唇,只有正妻才需要拜堂成亲,虽然当时他和慕容尔岚的也省了,但她这个曾经的右昭仪就更不用说了,就相当于被他纳的小妾一样。

    可偏偏他和楚玥拜堂成亲了,只是少了洞房而已,现在在楚国,人人都认为他是楚玥的夫君。

    虽然她还不至于和死人吃醋,但楚玥有的,她也想要。

    这……不过分吧?

    容檀失笑地捏了捏她的鼻子,“这不过是虚名,你还在乎?”

    “虚名你都不肯给,你是有多小气?”苏初欢敛了眉,好歹她还给他生了小牛,现在几番周折,连个右昭仪都没了。

    现在婢女都喊她苏姑娘,听着可气人。

    听罢,容檀将她揽入怀里,紧紧抱着,“现在真的不是时候,欢儿,等战事平定下来,我会给你想要的安稳生活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给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苏初欢撇了撇唇,倒也没强求,半响,才反应过来,“什么战事?”

    和突厥的战事不是已经结束了吗?难道这几年容国一直战事不断?

    容檀没有告诉她,只是拍了拍她的背,“这是我的事,你的事就是照顾好容战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想小牛了,你吩咐婢女把他接过来吧?”苏初欢眸子微亮,其实老早她就想着这样一家三口,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梦想成真了,真好。

    “我怕他现在会毛手毛脚,你眼睛刚刚恢复,不想他吵着你。”

    她没想到容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细心,苏初欢抬手轻撩着他的胸|膛,心跳微快,“可你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克制。”容檀握住了她的手腕,眯眸道。

    “克制什么?”她轻吻了下他的脸颊,明知故问道。

    容檀身体一紧,瞥见她微微害羞的模样,从唇缝挤出,“克制不上|你。”

    粗俗!

    苏初欢小脸一红,佯作不悦地翻了个身背对着他,不知不觉沉沉睡去……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