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茄子是好兵

作品:《兵王之王

    武装直升机第一时间赶到,载着僵硬冰冷的颜烽火前往最近的医院进行抢救。大量失血,失去脉搏跳动,只有胸口仅存一点残温,让医生有点束手无策。但在才子几个急的要毙人的眼光下,硬着头皮进行抢救。

    在医生看来,颜烽火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救了,应该做的是安排后事。

    盯着急救室亮起的红灯,才子心烦意乱,大口大口的抽着香烟。他最不喜欢呆在医院的急救室外面,因为这真不是人干的活,他宁愿呆在急救室里面。

    “同志,这里不许抽烟。”一个俏丽的小护士制止才子才子。

    “滚蛋!”一向斯文的才子粗暴的吼道:“人要是救不活,老子一把火把你们医院给烧了!”

    小护士被才子的模样吓到了,小嘴瘪了瘪,眼睛立刻红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别哭呀。”茄子跳出来打圆场,冲小护士说道:“我们有一战友在里面抢救呢,我这战友呢脾气又不好,姐姐你可别介意啊。如果您气不过的话打我两拳,就当给您赔罪了,要是再不行的话,我认罚,罚我带您看金鱼咋样?”

    “流氓!”小护士的眼泪终于留下来了,骂了一声捂着脸颊跑开。

    茄子耸耸肩膀,拍拍才子的肩膀说道:“有点气度,只是一小姑娘。这医院医疗条件太差。我刚给我爸打电话了,已经请到最好的专家前来抢命。”

    “再好的专家也没用。”洛龟盯着那盏红灯沉声道:“这条命是要颜烽火跟自己抢,如果他想活的话。”

    才子坐在地上,仰着脸颊盯着那盏持续亮着的红灯,眼睛不知不觉的湿润了。

    洛龟与茄子猎影都不知道才子为什么会这样,但他们知道才子肯定有自己的原因。

    守候在急救室外盯着红灯的事不是第一次了,这种情况能把人折磨疯掉。尽管他担忧颜烽火,但绝对没有达到淌出眼泪的程度,因为两人根本还没有战场的生死情谊。他是想起了另一个人,那个从小到大一直在逆境中顽强不息的人。

    急救室里,颜烽火硬邦邦的躺在那里,脸上挂着一抹睡着时的笑容。围绕他的医生采取各种方法提高他的身体温度,刺激他的心压与血压。但是几乎没有任何效果,体温始终无法回到人体正常温度。到了最后,束手无策的医生们只能尽人事安天命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颜烽火正坐在自己的身体旁边,他看着医生们对自己的身体进行忙碌,自己则皱着眉头思索自己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是做梦,又或者说这是一种濒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人在要死亡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梦境,也许只是一个梦,但你若问一些死里逃生的人之后,会得到他们坚定的回答:不是梦!

    不管怎样,颜烽火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看着自己的身体,那种感觉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。坐了很久以后,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死了,但他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活过来。

    真的要死?

    颜烽火皱皱眉头,深深叹了口气,飘飘荡荡的向自己扑去。他得活着,活着才会有尊严,死了的话只会让爱自己的人流泪。

    “体温回升!出现脉搏!开始呼吸!”医生的眼中露出兴奋。

    紧张的抢救工作再次进行,能够救活一条人命是他们最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红灯终于变成绿灯,挂着氧气的颜烽火被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医生,怎么样?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挺过来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医生冲这群大头兵们点点头。

    突然间,才子哈哈大笑起来,笑的整个人都抽动起来,笑的眼泪花子都冒了出来,笑的让人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颜烽火,想活。”洛龟淡淡的说道,脸上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抢回一条命的颜烽火立即转到一家奢华的医院,进入最高档次的特护病房,这是茄子专门找他父亲安排的。

    病房不像病房,倒更像豪华宾馆,这是给权贵或者真正有钱人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醒转过来的颜烽火先是愣了一下,转过头看到沙发上的人再次愣了一下:他看到茄子正搂着一穿着时尚的姑娘在那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茄子很含蓄,姑娘很主动,不时的动手动脚进行撩拨。似乎很好茄子这一口,充满饥渴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哪?”颜烽火发出虚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听到颜烽火的声音,茄子拍开姑娘乱摸的手,走到病床前笑道:“你小子还是命大呀,失血三分之一都没能挂掉,阎王爷也怕你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颜烽火没有理会茄子,目光全部被那个穿着时尚的姑娘吸引住了,总觉得很脸熟,似乎在某电影里看到过。

    “草灯和尚……”颜烽火晃晃发沉的脑袋,抬起手指向姑娘说道:“玉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大惊小怪的?”茄子乐了:“人家的演绎生涯已经进入一个瓶颈状态,现在致力于在日本发展,只要瓶颈一突破,立马就是一线红星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茄子捏了一下那姑娘的屁股让她先走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干嘛的,连明星都泡?”颜烽火觉得这个世界很疯狂,刚醒来就看到自己熟悉的明星被茄子泡。

    “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。你哪双眼睛看到我在泡她,明明她在泡我!”茄子一脸严肃,满脸愤慨的说道:“你们怎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?我承认我是高富帅,被很多人仇视的高富帅,可我骨子里是很传统的好不好?高富帅不是阶级敌人,我们都是革命战友,请不要率先发动阶级战争!”

    颜烽火笑笑没有说话,撑着身体让自己坐起来。

    茄子走到落地窗前,指着楼下停放的一辆跑车说道:“我茄子说话算话,那是输给你的跑车。”

    顺着茄子的手指方向,颜烽火看到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,眼睛里充满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家里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活钱差不多也就几十亿吧,要是算上固定资产啥的也就几百个亿吧。”茄子无所谓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这么有钱你还当兵?”颜烽火瞪着茄子:“你这不纯粹找不自在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找不自在。”茄子叹了口气,眼神无比落寞的说道:“你知道吗,其实这些不是我想要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颜烽火觉得胸口一阵烦闷,伤口跟着疼起来,有种想掐死茄子的心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东西我都玩腻了,玩车、玩古董、玩表、玩小明星……渐渐的我找不到了自己,我迷失了……”茄子叹口气,满是忧郁的继续说道:“我一直觉得生命中缺了点什么,这是玩任何东西都无法弥补的。就在我茫然之际,突然听到远方有一个号角在召唤我,它令我得以拨开云雾见到一缕曙光,我的生命因它而颤抖,我的世界因它而明媚,我的精神因它而饱满润泽……它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,这个号角让我变成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!啊,我终于不在迷失了,我终于找到了自我,我终于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!”

    颜烽火张张嘴巴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晚上带你ktv去如何?”茄子的忧郁消失了,眉飞色舞的说道:“我一看你就知道咱们才是同类人,你知道吗,自从接受了党和部队的教育,我已经跟从前的糜烂生活说再见了。我现在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带着一群美女到ktv唱歌。我会不停的给他们点歌,就是为了享受那一声娇嗲:哎呦这个人家只会高潮啦!”

    颜烽火愣了半晌,张嘴吐出一个字:靠!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茄子舔舔嘴唇,笑着搂着颜烽火的肩膀,亲热无比的说道:“跟着哥干吧,咱们在血狐大队玩够了我带你玩红木,然后到缅甸玩玉,等玩玉玩腻了咱们再到非洲玩钻石,等到再玩腻的时候咱们去中东玩石油。人生在世不就是一个玩吗,再不行咱玩电影,拍他两步无病呻吟的农村文青戏,上戛纳,拿大奖,嘿嘿。”

    颜烽火没有理会他,拔掉手上的针头,忍着伤口的疼痛跳下床。双脚刚落地,一阵强烈的眩晕感,如果不是茄子眼疾手快把他扶住的话,怕是得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说颜烽火,你这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颜烽火晃晃脑袋刚动动嘴唇想说话,就被茄子抢过去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茄子不满的说道:“不识好歹,我是看你顺眼才张罗这事,你当我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?真他娘的出力不讨好,要走赶紧走,老子还约了几个模特谈正事呢。”

    颜烽火忍着眩晕,晃晃悠悠的往病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颜烽火!”茄子大声冲颜烽火叫道:“你可以走,但走与走的方法不一样。你可以很爷们的走,也可以很懦夫的走,如果你想一辈子在心里看不起自己的话你现在就走。如果你想很爷们的走,那就滚回血狐大队靠你的双脚走出那片大漠。”

    颜烽火的身体张嘴要说话,再次被茄子抢去话语权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们找到你的话,你已经是一具死尸了。你的骄傲让你选择自己走出去,可逆彻彻底底失败了,不管用什么理由都掩盖不了你成为失败者的事实。你得记住,一个男人只要退缩一次,就会永远失去男人的尊严,失去所有的骄傲。”

    颜烽火拉开病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护士姐姐,给我弄点吃的来,我快饿死了……顺便再把屋里的那个禽兽赶走……”

    茄子一愣,笑骂道:“这牲口!”

    颜烽火是想走,也知道茄子是在激将他,但这番激将对他来说根本就没用。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失败了,所以他要征服那片大漠。不,他要征服的不是大漠,是要征服自己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他得重新返回血狐大队,然后很男人的依靠双脚走出那片大漠。来当兵,说到底是要找到真正的自己,身世让他选择逃避,但这只是一个引子,不是全部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战斗,一场关乎尊严的战斗!

    茄子跟他是同类人,也是一个把骄傲与自尊看到比一切都重要的人。当他把自己的事跟颜烽火说过以后,颜烽火才知道自己根本不如茄子。

    茄子家有钱,拥有的财富足够让绝大多数人望尘莫及,所以他从小就被冠以高富帅之名,或者用纨绔更为恰当。

    生在这个家庭不是他能选择的,刚降生便拥有一切。

    他可以大把的挥霍金钱,可以一辆接着一脸的换跑车,可以肆无忌惮的逛夜店,也可以去包名模与明星。但这些真不是他想要的,父母只能给他钱,别的东西都给不了,甚至连父爱与母爱都被物质金钱所代替。

    这种生活下的茄子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,也不知道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。他背着纨绔的名头终日厮混,表面潇洒至极,内心深处却极为抵触。他不想做一个纨绔,他只想做真正的自己。

    他的爷爷早就牺牲了,是牺牲,不是去世。牺牲在朝鲜战场,据说半边身子都没机枪打没了,手里还捏着一枚手榴弹。弹体上沾满了鲜血与脑浆,身下躺着一个脑袋被砸碎的美国大兵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茄子想做爷爷那样的人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直到有一天遭到绑架,亲眼看到前来拯救他的军人倒在绑匪的枪口下。他哭了,那是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战士。

    当年他就选择进入部队当兵,为此差点与父母断绝关系。他终于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了,在一群人对他这种纨绔的嗤笑声中进入了血狐大队,干着保家卫国的事,玩着浴血杀敌的战斗。

    他还是一个富二代、高富帅、纨绔子弟,但更是一个军人,随时都可能为国家捐躯的军人。他开始根本不被别人认可,因为他是高富帅,与太多的人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所以他玩命,用自己的伤疤得到所有人的认可,得到尊敬。到现在膝盖骨力都还残留着未取出来的弹片,一到阴天下雨就疼得浑身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后悔吗?”颜烽火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后悔。”茄子抓起一个香蕉在嘴里舔来舔去,无所谓的说道:“玩呗,反正到了这个世界就是玩的。娘的,你还别说,现在玩的东西把从前那帮哥们羡慕坏了,他们都拿我当偶像。尤其那些小姑娘,一摸着我的伤疤就露出兴奋的表情,舔着嘴唇说湿了。我靠,摸着伤疤就说湿了,要是提着人头还不得痛痛快快的尿出来呀?”

    “你丫的能不能不把香蕉舔来舔去的?”

    “哦,习惯了,我看那些小姑娘总喜欢这样,我以为这样吃更香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那我滚了,我还约了嫩模谈理想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介呀,好兄弟,一起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