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五章 狗犊子

作品:《兵王之王

    “给我任务!我要出任务!我是颜烽火,我是血狐重装的大队长,给我3s级的任务!!!”站在总参特别作战部门前,醒了又醉了的颜烽火挥动酒瓶子,冲着哨兵发出高吼声:“滚进去告诉老爷子,我现在要任务,快点给我滚进去通知老爷子!”

    老爷子是谁,两名哨兵不知道,但是他们知道颜烽火是谁,已经打电话通知上级。(舞若小说网首发)可十几分钟过去了,愣是一个领导都没出来。醉酒的颜烽火他们招惹不起,更不能把他放进来,否则整个特别作战部就乱套了。

    而醉醺醺的颜烽火把这里当成了特甲类部队的总部,吵吵嚷嚷的要见老爷子,要出最危险的3s级任务。糖糖走了,找也找不到了,酒精根本不足以麻痹他。任务,只有最危险、最顶尖的任务才能麻痹他。所以他要出任务,一定要出任务。

    “哥!”颜颜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除了颜颜,还有住着拐杖的才子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他们跟颜烽火失去了联系。今天接到唐敬忠的电话,说颜烽火正在特别作战部门口闹事。

    当颜烽火开始醉酒闹事的时候,已经有人给唐敬忠打电话了。整个特别作战部,怕是只有退休的唐敬忠才能制住颜烽火。

    但是唐敬忠根本就不打算来,他不想见颜烽火。

    “颜颜!”颜烽火一把搂住自己的妹妹,喷着酒气大声问道:“你哥我是不是很牛逼?是不是神一样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是,哥,你就是神一样的男人。我们先回家吧,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什么家?我有家吗?”颜烽火瞪着通红的双眼,挣脱颜颜冲到作战部门口的哨兵身前。

    哨兵一阵紧张,但是没有举起枪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?老子是神一样的男人,给我任务,快给我任务!”颜烽火攥着酒瓶子,一副想要打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颜哥,您就别为难我们两个了。”哨兵一脸难色的哀求道:“我们是个啥呀?小兵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也是小兵!”颜烽火用酒瓶子指着哨兵吼道:“他娘的,快给我下达命令,否则我就砸了你的哨楼!”

    “颜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颜烽火一酒瓶子砸在哨楼的玻璃上,然后像一头雄狮一般冲过去,对着哨楼一阵拳打脚踢。(舞若小说网首发)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……”

    “哗啦!哗啦!……”

    以铝合金为主体的哨楼根本经受不住醉酒的颜烽火暴力摧残,短短的时间里,哨楼就被硬生生的摧平。

    两名哨兵立即跳进作战部大院里,关上大铁门把颜烽火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妹的,开门!开门!老子要出任务!你们这帮狗日的,当初老子不想出任务,你们硬骗着老子出;现在老子想出任务,又不给老子出!给我开门,好好讲讲理。”

    骂骂咧咧中,颜烽火狠狠用脚踹着沉重的铁门,怒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颜烽火,够了,别闹了。”拄着拐杖的才子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滚蛋!”颜烽火转过头瞪了才子一眼,指着对方的鼻子道:“死瘸子,再朝前一步老子就抽你。你他娘的有老婆守着过日子,老子的老婆找不到了,知道不?”

    才子不说话,继续拄着拐杖朝前走。

    “哥,糖糖姐会回来的。”颜颜大声冲颜烽火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叫她什么?”颜烽火的脸沉了下来,脸上的十字形刀疤鲜艳欲滴,猛地冲颜颜发出爆吼:“那不是你糖糖姐!那是你大嫂,你大嫂,懂吗?你大嫂就是我老婆,我老婆就是你大嫂!再让我听到你喊她糖糖姐,你看我怎么抽你!”

    此时的颜烽火就像疯子一样,第一次训斥自己的妹妹,这是从未有过的。一直以来,颜颜就是他的公主,根本都不舍得说一句重话。可这会却因为颜颜的一个称呼,就翻脸了。

    才子站住不动了,他不敢上前了。他敢肯定,如果自己上前的话,颜烽火绝对会抽自己。这头骡子失控了,没有了糖糖,他变得极为稳定。这当中有酒精的愿意,但更多的还是他自己因为糖糖离开后情绪的失控。

    “哥,大嫂会回来的。”颜颜立即改口,走上前强行拉着颜烽火道:“咱们先回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没家。”颜烽火重重挥了一下手,突然指着才子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妹子是亲生的。你狗日的过来呀,过来呀,你敢过来吗?过来老子就揍你,揍的就是你才子。”

    才子赶紧往后退了几步,脸上满是苦笑:这个狗东西开始发神经了……

    门前的交通被颜烽火堵上了,全部都是军车。能开车到这里的,都是来特别作战部的,这条路几乎没有军车以外的车开过。被堵在这里的军车上坐着的也是各个部队的军官,前来特别作战部办事,路被颜烽火堵上了,自然很不爽。

    “都他妈瞪什么眼?你!”颜烽火指着一名上校军官叫道:“说的就是你,过来过来!”

    被指着,上校军官气坏了。他在部队好歹也是整团职,却被一个酒疯子指着鼻子吼来吼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兵!!!”

    “兵你妹啊,”颜烽火一口吐沫吐出去,瞪着血红的眼睛叫道:“有种就过来单挑,把你的几个兵都给我带过来,看我怎么抽你们。上校就牛逼?哥跟你说,大校我都不屑干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喘着休闲服的那人从军车后冲过来,狠狠一脚把颜烽火踹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谁!谁!谁他娘的敢揍……”颜烽火晃悠悠的爬起来,转过身看到踢自己的人,猛地一下站的笔挺,高声道:“报告老狐狸头,血狐大队一级士官颜烽火正在……耍酒疯,请指示。”

    “狗犊子!”

    骂声中,来人又是一觉把颜烽火踹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来的人是转业后就失去联系的原血狐大队大队长张复基,此时满脸的阴沉,走上前抬起脚继续朝颜烽火踹去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!……”

    张复基可没有留情,硬是把颜烽火踹的滚出十几米。

    “大队长,你踢死我吧,我对不起你啊……”颜烽火发出嗷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狗犊子,丢人显现,跟我走!还有才子。”张复基骂着,转身朝东面走去。

    颜烽火赶紧拍拍屁股爬起来,紧紧跟在张复基身后。

    “呵呵,行了,解决了。”才子长长舒了一口气,握了一下颜颜的手笑道:“能制住你哥的人不多,起码大队长是一个。颜颜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大队长别再揍我哥了。”颜颜眼睛里满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大队长来了,颜烽火就乖了。”才子笑笑,拄着拐杖跟在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跟着张复基一直往东走,一直往东走,打上一辆车,朝郊区驶去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耍酒疯的是谁?”上校一脸怒色的冲手下的军官道:“给我查一下!”

    “团长,别查了。”军官指了指特别作战部紧闭的大门道:“作战部都谁关门了,缠不清啊。”

    上校愣了一下,张口吐出一句话:“这个狗犊子!”

    颜烽火是桀骜不驯的,能让他听话并且不敢反抗的人很少很少。老爷子是一个,张复基是一个,连唐敬忠都不在这里面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用说了,特甲类部队最高首长。张复基则是一手把他锻造出来的人,是他最尊敬的人。没有张复基,就没有颜烽火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颜烽火都觉得自己对不起张复基。如果不是他的话,大队长或许依旧留在部队里,留在血狐大队,还是那个代号为老狐狸头的阴险家伙。

    所以在张复基面前,颜烽火很乖,乖的就跟牛宝宝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