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一章 暴力劫狱

作品:《兵王之王

    东京警视厅,颜烽火被关在幽深的钢铁牢笼里。(舞若小说网首发)一共三层密封的铁门,把他彻底隔绝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是日本警视厅关押最重要犯人的地方,但是仅仅用来暂时关押,等待移交提审。

    三层铁门是密封的,每一道铁门的厚度都达到十厘米。如果要进入,必须通过指纹锁才可以。被关在这里,没有任何越狱的可能性,只能等待着。

    但是日本警方依旧不放心,手脚都戴上沉重镣铐的颜烽火已经被缩在一个铁牢笼里,牢笼外依旧有六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并排站在那里死死盯着他,唯恐这个重犯能够逃脱。

    仿佛颜烽火是个会遁地之术的人,有好像他随时随地都能自我蒸发,只有在眼皮底下才能确保无碍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颜烽火晃了下束缚在手腕的铁链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个动作,六名警察顿时眯起双眼,警惕无比。

    “我要尿尿。”颜烽火冲警察笑道:“这一点权利总得有吧?”

    没有人搭理他,所有的警察采取不开口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八格牙路!”颜烽火发生大骂声,冲警察吼道:“老子要尿尿!”

    可惜依旧没人搭理他,几名警察的指责是看着他不要逃掉就好,至于拉屎尿尿的事不归他们管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真的想尿尿的颜烽火只能憋着。这次被赤军害惨了,恐怕想从这里逃掉……逃掉?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这帮鬼子在到处都是监控的情况下还派出精兵看着自己,若是自己还能逃掉,简直就可以称之为神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监室始终处于平衡的光线照射。如果没有灯光,这里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看不到天,紧紧留有几个拳头大小的通风口,用以换气。

    接下来将要遭遇什么,颜烽火一点都不知道。但是他表现的非常镇定,或者说是从容淡定。当然了,除了尿憋的却是有些难受,其它的都还好。

    日光灯一成不变,警察的脸色也如日光灯一样一成不变,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警局里,一行西装革履的律师正在与警局负责人员进行沟通与交流。他们当中有日本人,有欧美人,全部都是拥有律师资格证的。简单来说,这是一支律师团队,拥有雄辩百万兵的深厚经验。

    “对于飞机上所发生的事,我们存在有许多疑惑,而这种疑惑直接决定我们的委托人罪责程度。”一名欧美籍的律师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我们有理由相信委托人是冤枉的,根据相关法律,我们有权利见到委托人,对事情的整体经过进行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件事我爱莫能助。”一名警官遗憾的说道:“命令没有下达,任何人都不能与犯罪嫌疑人进行任何形式的会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违法的。”另一名律师大声道:“任何国家的法律都没有这一条,你们这是在侵犯人权!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没有得到命令,任何人不能与犯罪嫌疑人进行任何形式的会面。【舞若小说网首发】”警官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按照国际相关法规,我们有权利保留起诉你们的权利。”一个律师阴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便。”警官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重犯要犯,不仅牵扯到恐怖劫机,而且牵扯到昨天发生的餐馆爆炸案。还有一点,这是一个中国人!

    监控无处不在,想要找到犯罪嫌疑人的身影实在是太简单了。颜烽火是在可以避开监控,但依旧留下了蛛丝马迹。也许警方在排查的过程中忽略了,但是恐怖劫机的事情一出来,所有的东西都被联系起来,自然而然找到一系列的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一名律师很不满日本警察的态度,重重哼了一声道:“卫生间在哪?”

    “左手一直往前走,然后右拐。”警官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律师拿着手提包朝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这支律师团队在沟通无效之后痒痒的离开。警方不肯有半分妥协,宁愿被起诉,也不同意任何形式的会面。

    中午,大部分警察前往食堂吃饭,紧紧留下值班人员。但是值班人员也不在少数,都是因为颜烽火这个重犯。

    警视厅大厅内,一切都井然有条,严肃、认真的分子充斥着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传出,紧接着一个警察哀嚎着从卫生间跑出来,浑身上下满是屎尿的污水。

    “太恶心了,太恶心了,快找修理工,快!”警察简直都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上厕所的时候,无数污水从马桶喷出来,似乎是下水道爆掉了。

    闻到恶臭,看到这个警察的模样,所有人都捏着鼻子。简直太恶心了,这个同事的脑袋上还挂着一摊黄乎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意外情况,谁也料想不到的意外情况,天生爱干净的日本人立即打开窗户进行通风。可是通风并不能消除恶臭,卫生间的污水不停的朝外喷涌,短短的时间里,已经蔓延到大厅。

    “修理工,快叫修理工!”

    “真是混蛋,简直是太混蛋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咒骂声不停的传来,着这些警察慌忙避开污水,打电话找修理工。

    很快,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一辆载着维修工具的小型卡车驶进警视厅,五六个穿着修理工衣服的男子走进污水横流的大厅。

    “快!快!把这该死的污水弄出去,快要熏死我了,我脚上的皮鞋可是刚买的!”警察发出抱怨声。

    修理工笑了一下,掏出一把装了消声器的手枪顶住警察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,警察重重躺倒在污水之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几名修理工掏出手枪,利索无比的把警视厅大厅的警察杀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动作放快,我们的时间不多!”领头的修理工发出命令。

    几个修理工立即持枪向连接大厅的拘留监舍跑去,当到达第一扇被严密把手的指纹铁门时候。两名修理工掏出手雷,拔掉保险之后延迟一秒,而后顺着地面滚过去。

    “手雷!”

    “卧倒!”

    “轰!”“轰!”

    手雷爆炸,四名看守警察的声音瞬间被淹没。

    修理工立即冲上去,拔枪射杀未死的警察之后,从工具包里掏出几个水袋贴在铁门的四个角落与中央,而后在水袋上黏贴橡皮泥一般的固体炸药,迅速避在一旁。

    第二层铁门的警察已经听到外面传来的爆炸声,所有人都端着枪,死死盯着面前的门。

    三、二、一,引爆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五片炸药同时爆炸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扇厚重的铁门像是被一个巨人用脚踹开一般,轰然朝里平平飞去。

    这是定向爆破炸药,借助水的冲击力完成定向爆破。厚重的铁门根本阻挡不了爆炸的威力,它可以防弹,甚至可以防住火箭弹,但是却防不住定向四角爆破。在瞬间产生的狂暴推力下,用来卡主铁门的内置安全锁生生断开,彻底失去本来的防御效果。

    “哐!”

    横向飞出去的铁门重重撞在第二扇铁门上,发出巨大的声音,而后向后弹起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铁门上满是鲜血,一个警察被挤成肉饼的身体死死贴在第二扇铁门上。所有的骨骼尽皆粉碎,遭到强力挤压的身体就像一层覆盖在上的纸张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……”

    枪声响起,几名修理工解决数名警察,立即对第二扇门进行定向爆破。

    他们的速度很快,手法专业无比,转眼间完成对第二扇门的爆破,开始对第三扇门实施相同手段的爆破行动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声响,如此明目张胆的劫狱行动,而且劫的是东京的警视厅,简直就是一群恐怖分子无所顾忌的行为。

    声响传出的瞬间,食堂里就餐的警察立即意识到出现了问题,扔下食物朝大厅冲去。

    食堂在六楼,大厅在一楼,而武器装备库则在五楼。

    当这些警察蜂拥向五楼冲去,准备拿起武器的时候,两颗火箭弹流星一般从大楼外袭来。

    “轰!轰!”

    剧烈的爆炸声响起,火箭弹精准命中谁下五楼的楼梯口,炸断墙壁,封住六层下五层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快!电梯!电梯!”

    “电梯已经坏了!”

    “紧急通道,紧急通道!”

    “呼叫支援,呼叫自卫队,快!快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绝大部分警察被困在六层,拿起电话拼命呼叫支援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警视厅门口,哨兵操着步枪扣动扳机,射向一辆准备冲进来的越野车,试图进行阻挡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是一颗火箭弹从对面楼层射来,摧毁哨位。

    爆炸中,越野车轻松的进入警视厅,停靠在大厅前。

    整个警视厅乱成一团,这是日本首都的警视厅,是最安全的地方。但是却遭到如此恐怖袭击,而且完全没有还手之力,完完全全处于被动。

    这是完全无法想象的,简直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。可事实就是这样,哨兵、一层值班人员全部被干掉,大批警察被困在六层上下不得,只能请求支援。

    这里只是看似最安全,不仅别人认为这里最安全,他们自己也会认为这里才是最安全的。因为这里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的暴力执法机构,是让人生畏的,谁敢不要命的冲击警局?

    所有的应对措施都形同虚设,这里官多兵少,一旦真的遭到冲击,最安全的地方就会变成最不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像日本偷袭珍珠港,在那个时候,美国的珍珠港舰队实力何其雄厚,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。但是却被偷袭了,整个舰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和平年代,和平滋生出来的是安逸。在法律与后果的束缚下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,谁都对警察部门抱有畏惧感。如果你有种,如果还有几个跟你一样有种的人,操着西瓜刀拿下一个派出所,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暴力执法机构并不代表里面的人都拥有绝对的暴力,仅仅代表执行法律的暴力程度罢了。

    第三扇铁门死死闭着,炸药安装完毕。里面的六名警察紧张到极点,他们从未面对过这样的暴力劫狱,也没有任何经验可谈。

    憋尿憋到使劲夹住双腿的颜烽火大笑起来,因为这简直太有趣了。

    “控制住他,拿他当人质!”一个警察突然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颜烽火发出嘲讽的声音:“你们进的来吗?”

    六名警察根本就进不来,他们没有钥匙,他们只是负责看守而已,不具备进入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爆炸声响起,厚重的铁门恍若一颗炮弹轰进来,重重砸在困住颜烽火的牢笼铁栏上,硬是把数十根拇指粗细的铁栏杆砸断,暴漏出一个大大的豁口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猛烈的枪声骤然响起,六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同时向门外扣动扳机,阻止劫狱者的进入。

    他们是最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