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们是战友

作品:《兵王之王

    一直蛰伏在外的血鲨巴克终于等到了猎物,他有耐心,这份耐心就是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杀死颜烽火。【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】

    他的任务是帮助美国政府抓住赵子阳,眼看已经捕捉到,却突然节外生枝,被颜烽火与帕拉生生搅和了。为了这次任务,他已经损失了数十人,变成现在这个样不仅没法跟手底下的佣兵没法交代,更是对美国政府没法交代。

    而对美国政府没法交代,就会让他们处境堪忧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真的要深入俄罗斯进行军事行动?”黑鲨看着血血鲨巴克问道。

    血鲨巴克点点头,眼睛里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他们根本不愿意深入俄罗斯进行军事行动,可是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目标是赵子阳,不是颜烽火。”黑鲨提醒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血鲨巴克突然一把抓住黑鲨的衣领咆哮道: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这是血鲨巴克非常反常的动作,而他的反常动作意味着他已经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怒火,开始失控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深入俄罗斯追杀颜烽火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。他们的任务目标是赵子阳,颜烽火更大程度上只属于私人恩怨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血鲨巴克深呼一口气,放开黑鲨,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你说的对,我们的目标是赵子阳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血鲨巴克用眼光一一扫过每一名队员,沉声道:“兄弟们,原谅我的失态,我只是……这样说吧,我必须要杀颜烽火,这是我的私事,所以与你们无关。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退出,毕竟这是与任务无关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血鲨巴克静静等待,就像等待审判与裁决一样。

    黑鲨耸耸肩膀,无奈的说道:“我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,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血鲨巴克的眼睛里满是坚定,不管这些队员如何选择,他都要干掉颜烽火。

    “没有将军的血鲨将不再是血鲨,不管你要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。”黑鲨咧嘴笑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一旁的虎鲨扛起枪走过来,站在血鲨巴克的身后。

    其他队员没有做过多的不考虑,纷纷选择无条件支持血鲨巴克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们是血鲨,失去将军的血鲨将不再是血鲨。【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】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血鲨巴克完好半边脸颊轻轻抽动一下,深吸一口气望向元方沉声道:“追!”

    他们开始深入俄罗斯,对颜烽火与帕拉展开不顾一切的追杀。他们掐断与美国方面一直保持的联系,这次是私人行动,不受任何国家与组织的控制。

    遭到血鲨巴克不顾一切的追杀,颜烽火与帕拉根本没有相互在一起缠斗的功夫,又一次选择并肩在一起,共同对抗,共同逃亡。

    从新西伯利亚到乌拉尔山脉,从乌拉尔山脉到叶尼塞河,又从叶尼塞河被逼着逃入北西伯利亚。

    一路上没有丝毫停歇,咬在后面的血鲨巴克就像一条疯狗,毫不忌讳俄强大的俄罗斯军方,甚至敢在城市里进行狙击。

    一支雇佣兵队伍深入俄罗斯腹地,俄罗斯军方立即做出反应,对这支雇佣兵队伍进行驱逐。如果不是俄罗斯军方做出反应的话,颜烽火与帕拉早就被身后的疯狗撕的粉碎。

    这是北西伯利亚最北面的一片山林,也许是乌拉尔山,也许是普托拉纳山。反正不管是哪座山,这里都是西伯利亚的最高处,寒冷的让人伸不开手脚。

    山林里白雪皑皑,无数白色的雄峰峻岭耸立在眼前。现在还不是最冷的季节,当到了最冷的季节以后,积雪将会达到最少三四米,把这座山彻底封死。只有等到第二年夏季到来的时候,大雪才会融化,才能让人进出。

    现在是深秋季节,这里已经下了几场雪,漫山遍野早就变成白色。就等到真正的冬季来临,彻底大雪封山。

    挂满皑皑白雪的地面上,一只松鼠警惕的四下观察,在确定周围没有危险之后,朝雪地上堆放的十几颗松子跳去。

    它抱着一颗松子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,全然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雪地传递出一丝完全不同于地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只大手毫无征兆的破开地上的的积雪,精准的捏住松鼠的脖子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挣扎,甚至连声音都未发出,松鼠的骨头就被捏碎,瞪着一双小眼睛死去。

    雪面翻动,一个半裸着身体的男人抓住松鼠的尸体往嘴边凑,狠狠一口咬断松鼠的脖子。

    温热的鲜血滚滚而出,半裸身体的人贪婪的吸允,等到把鲜血完全吸干,双手快速扒掉松鼠的皮毛,掏出内脏丢扔掉,抓着剩下的骨肉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咀嚼,一缕鲜血从嘴角渗出,喉咙在出现一次明显的吞咽动作之后,松鼠坠入他的胃部,维持身体的热量所需。

    吃掉这个松鼠,他立即朝树林里奔去,换一个地方重新用这种方式捕获一只松鼠,提在手里朝一个小小的山洞奔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松鼠扔在一个蒙着面纱的女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吃了它。”男人冲女人说出这句话,走到外面开始清理自己在雪地上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女人毫不犹豫,迅速把这只松鼠生吃掉,重重靠在山石壁上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多会,半裸着身体的男人走回来,冲女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颜烽火,说吧,你究竟想得到什么?”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想得到什么吗?帕拉,你想的有点多了。”颜烽火双手笑了笑,用手里捧着的白雪用力擦拭自己的身体,直到把身体擦热为止。

    这是被血鲨巴克追的无处可逃的颜烽火与帕拉,在那条疯狗毫无顾忌的疯狂下,两个人无可奈何的钻进这片即将被封住的山脉之中。颜烽火上身的衣服已经完全破损,被他干脆的扯下来,精赤着上身。

    帕拉则在进入这片山林之后高烧不止,躺在那里都会浑身打着哆嗦。

    逃亡的过程中帕拉再次受伤,左腿被弹头击中。尽管弹头只是穿透了肌肉,但是伤口却遭到了感染,开始发烧不止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抗生素,没有任何药物,只能死死的熬住。

    缩在最里面的帕拉盯着颜烽火问道:“为什么不杀了我?我一直都要杀你,而且现在的我是个累赘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两码事。”颜烽火低着头钻进来说道:“在彼此敌对的情况下,我有杀你的理由;但是在并肩作战的情况下,我只有救你的理由。不管你怎么想都可以,这是我的理由,并非想向你索取什么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这种思维逻辑很难让人接受,起码帕拉就接受不了。她一直都在追杀颜烽火,这种情况下本应被这个男人痛快的干掉,或者把她扔下。但是对方没有,反而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是战友?可笑的战友吧。

    洞穴很小,在颜烽火挤进来之后再没有多余的间隙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,当颜烽火把用于伪装的枯树拉下来挡住洞口之后,这里就变成了黑夜。

    “松鼠皮不要乱扔,也许能做一件纯手工皮草。”颜烽火摸索着把松鼠皮拿捡起来放好,与帕拉并排躺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帕拉的身体很烫,就像火炉一样。而帕拉自己的感觉则是在冰窖里,冷的她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如果太冷可以抱着我睡。”颜烽火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很热,对帕拉来说就像一个火炉,拥有难以抗拒的魔力。

    但是帕拉在忍着,用自己的意志力强撑。

    “给、给我一个理由。”帕拉抱着自己的身体问道。

    黑暗中,她的眼神无比复杂,转过头盯着颜烽火模糊的半边侧脸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理由。”颜烽火盯着低矮的洞顶轻声说道:“对我来说,战友是神圣的,是可以随时为对方死去的。尽管你要追杀我,尽管我们不死不休。但是现在我们是战友,如果不能同心协力,谁都逃不脱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可以扔下我。”帕拉说道。

    “扔下?不,我没有这个习惯。”颜烽火轻叹一口气说道:“在我的部队,永远不可能发生这种事。活着固然重要,可责任比活着还要重要。帕拉,如果血鲨巴克那条疯狗不再追击,我们的危险解除之后,我会杀你。因为我实在受不了杀来杀去的淡疼日子了。说真的,我真的想尝试缓解你我的关系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颜烽火没有继续说下去,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跟帕拉处于一种极其特殊的关系之间。当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,会采用一个强者的思维思考问题,瞬间成为战友;当危险解除之后,立即变成不死不休的敌人。

    颜烽火有的时候想杀帕拉,有的时候又不想杀。张朝阳不是帕拉杀他,那么他们之间就不存在太多的过节。而且颜烽火怕杀了帕拉以后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,毕竟这个女人的身份在那里放着。

    他的初衷很简单,他的理想很简单:执行完任务,过着简单开心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惜事不随人愿,有些事永远无法避开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许没有那么糟糕。”帕拉轻轻点点头道:“我们现在是战友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现在是。颜烽火明确的说道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回答,帕拉毫不犹豫的搂住颜烽火,把整个身体塞进颜烽火滚热的怀里。

    当帕拉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,颜烽火的身体猛的僵硬了一下,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古怪。

    【吾爱文学网 www.5isvip.com